看過記錄 |

第六百六十一章 西南各來一封信(1 / 2)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幫我舉下傘。一窩蟻  www.yiwoyi.com」

    阿燭照做,夏蕭則用空出的手捏住他的後頸脖,令其縮起脖子,極為可愛。

    「別瞎想!」

    「我說真的!」

    夏蕭一笑,不再說這件事,人死不能復生,否則師父早就將其復活。師父對舒霜的喜愛,就像對女兒一樣。夏蕭從師父看上善的目光里就能看出,那種感情極為濃烈,隱藏不住,全體現在眼裡。

    關於舒霜,夏蕭記是肯定得記,這條路他也確實和她走過,那時他剛從萬靈谷回來,並得到去學院的資格,高興的回了夏府喝了好幾缸子酒,現在想起來煞是瘋狂,但她也願陪自己瘋。

    暗自嘆了口氣,夏蕭不再想。走到小巷,阿燭在夏蕭的示意下開口買燒雞,那眼盲的老婦人並未發覺夏蕭回來,只是習慣性的問:

    「姑娘一聽口音就不像本地人,可是從外地來的?」

    「對。」

    「你可曾聽到夏府三少爺夏蕭的下落?聽說他前段日子入了魔,又殺了好多人,正被大勢力和王朝通緝。」

    「沒聽說過,說不定躲在那個角落吃烤雞呢!」

    站在屋檐下的夏蕭微微一笑,可那老婦人卻笑不出來,只是沉默。

    阿燭其實並不餓,但還是坐在街道邊的小亭子裡吃烤雞。不遠處,幾個窮苦人家的孩子正在玩耍,朝這邊匆匆跑來,卻見着二人又想離開。阿燭將他們叫住,將烤雞分給他們吃。孩子們無一開口,最後狼吞虎咽的吃起來,不忘嗦幾口滿是油的手指。

    關於自己的童年,夏蕭很少講起,此時給阿燭一一說來,她也聽得津津有味。她沒想到夏蕭痴呆的時候幹過那麼多傻事,這一笑,便是前仰後合,像個傻蛋。就是在這傻笑中,七八天悄然飛逝,感覺什麼都還沒做,時間就已過去。

    一天醒來,阿燭鑽在夏蕭懷裡哭,嗷嗷大哭的那種,令後者撓了撓頭,滿臉不知情況。夏蕭一問,阿燭哭得更凶,抽噎聲引得夏蕭擔心,最後甚至驚動了夏驚鴻和蕭蓉。在大家的關心和不斷問下,阿燭終於說出了原因,她就是覺得時間過得太快,有點接受不了。

    夏蕭不禁發笑,連忙去哄,阿燭才算好些。可她突然抽噎一聲,令夏蕭再次笑出了聲。阿燭伸手打夏蕭,哽咽着說:

    「我停不下來了。」

    夏蕭暗地揮了揮手,讓爹娘先出去,免得阿燭尷尬。然後,他抱着阿燭,像哄着一個小嬰兒,告訴她自己還在,該傷心也是走之後才傷心,若現在這樣,才是真正的揮霍時間。開心是一天,傷心也是一天,不如先把今天高興的過完,再想之後的事。

    阿燭覺得有道理,連連點着螓首,但還是不開心,如只考拉般抱住阿燭,許久都沒鬆開手。

    「一直抱着,餓了吧?」

    「嗯嗯。」

    「走,吃飯!」

    侍女們看着夏蕭輕鬆抱起阿燭,煞是羨慕,能被一個這樣的人寵着,真是好福氣。可阿燭一直陪着夏蕭,也是好勇氣。

    夏蕭偷偷看着阿燭喝粥,心裡想着哄她的辦法,突然起情緒也不奇怪,他們每天除了在家,就是去街上逛,除此之外沒什麼娛樂,自然會多想。因此,夏蕭問:

    「要不我們回去看看姥姥?」

    「太遠了。」

    阿燭聲音軟糯,又抽噎一下,道:

    「沒事,我們回去的速度很快,待幾天就回來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吞天戰王 端腦宇宙 再睜眼,星途坦蕩 彩色青春不打烊 王者之神秘商店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