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六百六十六章 親情為鐵索仁義為鋼鈎(1 / 4)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諸位風塵僕僕來斟鄩,招待自沒問題,可爾等在天子面前不下跪行禮,有些不妥吧?」

    此時說話的倒不是姒易,他身為一國之君,在外人面前理應有人守護他的尊嚴。筆神閣 bishenge.com而開腔的姒不溫現身後,有十數位修行者不知從何處鑽出,將四人包圍。他們氣勢極洶,但汪石杏並未被嚇到,淡然道:

    「手無縛雞之力的人,還敢自稱天子,誰是天,你又是誰的子?我們間的差距,就是同為修行者,但我可一息殺死你所有人,你卻傷不了我絲毫。」

    「那所謂禮儀,就是朕親自來迎你,你卻出言不遜?」

    姒易的話語裡明擺着不屑,即便這幾個雲國人實力不錯,但他瞧不起,又說:

    「朕敬你們為大國,也憐你們死傷百姓,因此盡心盡力找尋夏蕭下落,爾等的表現倒是讓人失望,莫不是山村野夫,不懂規矩?」

    「放肆!」

    又是最右側那人,他喝了一聲,吸引姒易注意。身為一國之君,不說私情,姒易都有所不悅。在其眼神動時,殿堂當中衝出無數昏鴉,於嘰喳喧鬧中從姒易肩頭迅速掠過,將那男人衝倒,噴出幾口殷紅的血。

    鮮血濃過早晨的紅霞,汪石杏扭頭看一眼,未動手也未激動,只當這群俗人是在挽回面子,哼笑道:

    「除了實力夠強能贏來尊敬,乞討也能,我不和你們計較,這次多謝你們。若氣消了,便請我們進去等。」

    姒易嗤之以鼻,有些鄙視,但沒有窮追不捨,和其分個高下。現在的大夏正處於危難之秋,就低個頭,不和雲國結仇。畢竟夏蕭一事出後,他們之間便有了矛盾,只是未曾引燃,還沒爆炸。

    轉身,姒易自顧自的走回皇座,不顧台階下雲國人的訕笑得意神色。他們臉皮厚,邁着步子走了進去,坐在外側,似看到夏蕭要第一時間將其抓住束縛。

    汪石杏瞥一眼姒易,目光中滿是狡黠,心想所謂的大夏王朝不過如此,就這點實力,他們再狂妄些也沒事,反正沒人收拾得了他們。因此,四人並無坐相,或翹起二郎腿,或癱在椅上。

    見有人盯着自己示意警告,他們也只是瞪回去,難成體統。可時間一長,率先坐不住的,還是雲國人。若不是夏蕭的氣息被隱匿,他們也不至於找到此處。可半個時辰都已過去,按道理說怎麼都該到了才是。

    汪石杏以元氣探了幾個來回,又四處看了幾眼,問:

    「夏蕭真的在此處?」

    姒易未放下手中奏摺,頭也未抬,冷聲說:

    「你們自己抓不住,還敢否定他人?稍後教皇大人和學院副院長會親自前來。若等不住,回雲國就好,何必遲疑多話?」

    「他們來了正好,否則小小一個大夏,還無法替他發言,也免得你大夏人說我們雲國仗勢欺人。」

    汪石杏早已嗅到姒易的敵意,此時說話更是大膽。後者身旁的姒不溫正要維護大夏的尊嚴,卻被姒易制止。

    「我大夏是小,可夏蕭這小子,令你雲國損失多少?倒下的樓宇新建否?」

    汪石杏暗哼一聲有趣,怪聲怪調的說:

    「小小毛孩當帝王,當真是口無遮攔,莫是無人管教?」

    「向來都是朕管他人。」

    姒易說罷,繼續翻摺子,在汪石杏的不屑鼻音中沉默。雲國人生性高傲,不知廉恥,他懶得多說。

    汪石杏眼皮一落,開始閉目養神。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神幻之最 彩色青春不打烊 鳳鳴傾城:廢柴逆天二小姐 北風歸 諜戰情網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