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六百五十三章 後造一黑陽(1 / 2)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昏暗中,夏蕭還不知道自己已躺倒在地,他模糊的意識時刻注意着根系脈絡的去向。文字谷 www.wenzigu.com見它們全部刺入精神之海,夏蕭於劇痛中尋其而去,令它們繼續順着筋脈,如血液般流動在身體的每一處。

    當魔氣每到達一地,夏蕭的身體就會產生變化,他感覺自己更強壯了,渾身充滿了力量。但這些都不足為奇,因為夏蕭一直在提防嗜血弒殺的衝動,只要它們不出現,身體稍微有些變化也無妨。

    人的筋脈血管極多,魔氣一點一點滲透,導致他抽搐起來,在馬車中像一條已被解刨的魚,憑着肌肉的記憶還在頑強的蹦躂。這等樣子本該好笑,可誰都無法想象他承受着怎樣的痛苦。

    夏蕭以痛苦為飯,苦難作菜,一口一口長成今天這個樣子,早就習以為常。人世上這樣的人很多,富人一頓飯十幾兩銀子,普通人家幾個銅板就是奢侈。都是人,但環境不同,心智便大為有別。

    夏蕭更是極端,常人忍受不了的痛,他能忍,常人覺得驚愕難做的事,他能完成。就像此時,他緊咬着牙關,忍受着筋脈本能的排斥。他感覺自己的筋脈早已扭成一團,可魔氣極為霸道的穿梭,令有百蟻在撕咬爬動。他雙腳在地上蹭,時間一長,鞋子便磨爛,雙手因為不斷扣着馬車地板,指甲上滿是鮮血,可這些疼痛在其意識里極為微弱,都被掩蓋。

    身體沒有規律的翻滾,手掌不斷敲打,張開嘴卻嘶吼不出來,眼淚鼻涕和口水在夏蕭臉上縱橫,頭髮被他撕掉好幾塊,連着頭皮一起,顯得腦袋上血紅斑點連連。他的慘狀令清尋子見着便屏蔽空間,不讓阿燭和上善察覺到,否則那還了得?

    衣褲被撕爛,夏蕭弓着身子,在痛苦中掙扎了許久。可那片草甸上的他,只是皺着眉,感受着筋脈和魔氣的聯繫是否建立成功。他一直在等,等一切成功後開始下一步,但又急不得,只能等時間流逝。

    等根系脈絡的點點魔氣散布夏蕭全身,像鈎子一樣緊抓住他,夏蕭便成了一個魔,渾身飄動着黑紅色的氣,以點點熾熱的火焰為點綴,皮膚緊跟龜裂,血肉模糊。這等樣子,令清尋子看着心疼,可漸漸的,夏蕭的動作小了起來,最後躺在地上,猶如死屍。

    「臭小子,有些本事。」

    清尋子滿是欣慰的一笑,眼中的夏蕭渾身魔氣已收回,不再有之前那麼大的動靜。

    「接下來試着控制它,記住,是控制,用意念讓它長成你希望看到的樣子,而不是拉扯它變形。懂嗎?」

    「懂。」

    夏蕭知道兩者的區別,只要他能控制魔氣種子長成一棵樹,便算成功,所以盯着它,下起命令。

    身體的不適還在繼續,只是沒以前那麼疼。夏蕭忍着,期待着,看着魔氣所成的黑點逐漸冒起一個突起狀的東西,內心異常興奮。而後,它猛地突起,從極細牙籤般的黑色物變得粗壯,長成一棵大樹。

    這是振奮人心的時刻,如果夏蕭在地獄門口每溜一圈就有這等收益,他願意再來幾遍,只是沒那麼好的機會。

    光溜溜的樹軀再次冒出突起,它們不斷生長,成了枝椏後再有突起,如此反覆數遍,成了一棵張牙舞爪的黑樹。

    夏蕭想起那種沒有一片葉子的柿子樹,它們每到冬天就會這樣,等金黃色的柿兒被摘光,便只剩光禿禿的樹枝。枝頭皆尖銳,像惡魔鋒利的爪子,做出極為誇張的動作,似能將所有生靈以懲戒的罪名刺穿在上面。

    望了許久,夏蕭左右去看,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火爆小鳳凰 北風歸 超神學院之一生唯彥 惡魔專屬愛:丫頭,你好甜 穿越之無限錄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