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六百四十一章 每句話都藏有句號(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夏蕭的語氣有些沖,可語尚言並未與其爭論尊敬上的問題。樂筆趣 m.lebiqu.com勝者為王,受人敬仰,敗者為寇,受人唾棄。始終以來都是這種道理,沒什麼大改變,可勝敗定義不同,道德能勝也能輸,實力亦然,全看世人如何想。

    明月之上,月華皆散。夏蕭第一次這麼清晰的看到它,比天文望遠鏡看到的還要清晰,就是無心欣賞,因為其中人的心思,夏蕭猜測不到,但肯定不會簡單。

    活了三萬多年的人,三萬年前就在獸族強勢時帶着人族強盛。三萬年後,即便力量被削弱,腦子也依舊靈光。她肯定在計劃什麼,但只要和夏蕭無關,他就不會過問,他向來只管自己。

    「你很有思想。」

    「那我就當你在誇我。」

    夏蕭抬頭,再次看向那張五官異樣的臉,問:

    「我的烙印從何而來?」

    「天生存在,但我留過一道神思與元氣,你見到過。」

    「你上次可不是這麼說的。」

    夏蕭眯起眼,射出幾道極濃的懷疑之光。語尚言果真是老狐狸,不會老實交代,但夏蕭會聽她說謊,看她究竟能耍出什麼花樣。

    「你懷疑我騙你?那我問你,我的完整五行從何而來?我和你一樣,來自地球華夏。原因很簡單,你是湊巧,我則通過特殊的方式前來。現在那個方式已不重要,可我們從地球來,就像大荒到其上的世界去。」

    「宇宙及世界都有高低之分,按等級排列。大荒沒有出過神,也沒有神位,要想成神,就必須得一個世界一個世界的走,像走台階一樣從山腳走到山頂。」

    這等說法夏蕭從雲國人那聽說過,可他清晰記得,上次語尚言說自己的烙印是她留下的,目的是為了阻止南海之南的雀旦衝破封印,禍害人間。現在語尚言改了說法,是因為自己將謊言戳穿,她不再隱瞞,還是為圓謊而產生的另一個謊?

    夏蕭思忖許久,探索這些卻無意義。如果他能靠自己思索出答案,還辛辛苦苦尋找什麼?

    「我以後可否再見你?」

    「你已發現我隱瞞萬年的事,切記不要外傳。無論何時,只要頭頂有明月,便可和我對話。」

    「那你何時能回來?雀旦和起始大帝的封印何時會破開?」

    「我的肉身已毀,還要百年才能擺脫囚禁。他們的封印也在日漸薄弱,只要發發勁兒,不出十年便可突破。」

    「他們都和你有仇,會來找你。」

    「他們若有那個本事就來……」

    「雀旦已知道你的下落,我來雲國便由他幫助。」

    夏蕭注意着語尚言的每一句話,可她表現的並沒有多出奇,似身處極為安全之地,什麼都不用擔心。

    「就像我先前所說,他們沒有你想得那麼簡單和無辜,等他們突破封印,第一反應肯定不是找我,而是對整個人族發起進攻。無論是雀旦還是君澤,都有着極大的野心。」

    君澤?想必是起始大帝的名字,這是史書上沒有記載的東西。夏蕭記住,轉身背對明月,嘆息時說:

    「來日再見。」

    女人的面孔消散,聲音也隨風而去。夏蕭的神思從蒼穹之頂下墜,回到樹上的軀體裡。

    有着呆滯之色的雙眼始終望着上方,因睜開太久沒眨動,此時滿是鮮紅的血絲。可興奮之餘,皆是憂愁,但怎麼都得先分享這個好消息。

    夏蕭站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鳳鳴傾城:廢柴逆天二小姐 穿越之無限錄 神幻之最 亂界之城 皇都十八號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