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六百四十章 一張驚悚女人臉(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望月還在繼續,夏蕭和阿燭苟且的生活也依舊重複。隨夢小說網 http://www.suimeng.co/他時常深吸一口氣,望向頭頂,陷入沉思。他已來回觀察三遍,沒發現任何端倪,所以緊繃住弦,一刻都不敢放鬆。

    若隱若現的感覺在心頭更加濃烈,夏蕭逐漸覺得,時候快到了。這種感覺堪比練習投籃,前一百次都中不了三分,可每次丟出籃球時的手感和改正,令那隻手掌連同手腕手臂都有了極強的協調和肌肉記憶。所以這次,肯定能中!

    都說女人的感覺很準,像先天具有的能力。姥姥也曾對阿燭說,女人最強大的武器並非外貌和身段,而是腦子。阿燭覺得差不多,他們在這個山谷叢林裡已待八日,比原計劃還多一天。那這幾天,就該出結果。

    當阿燭在一根比較寬大的樹根上劃下第九道口子,夏蕭坐在火堆邊發呆。他看着眼前的火堆,似見遮蓋視野且迷幻的霧。它們橫在面前,一燃便是許久。因為是元氣所成的火,它久久不會熄滅,可變化升落時,總有些地方會暴露。

    夏蕭隔着火焰閃爍落下的瞬間,看到其後阿燭的褲腳,抬頭猛地看她,眼裡的正經之意令阿燭不敢說話,生怕打攪了夏蕭。

    「這次一定可以。」

    夏蕭反覆呢喃,像一道難題解不出來,所以吃飯的時候在想,走路的時候也在想。上樓的時候,他終於想出些思緒,便匆忙回到寢室,攤開自己的筆記本和試卷,將那道題重新演算,筆尖在紙上隨意畫出一個圓。

    這種事夏蕭曾親身經歷,現在,在夜未深時,他站在寬大的樹枝上。

    為了效率和安全,夏蕭平時都是子時才觀月。凌晨總是最安靜的時候,可他現在等不及了,他迫不及待的結印,元氣如成濃郁的霧氣環繞在四周。

    「加油!」

    阿燭捏着小拳頭,站在夏蕭不遠處為他鼓勁。可夏蕭早已聽不到她的聲音,阿燭眼裡異樣的光澤夏蕭也沒注意到,甚至她自己都沒發覺。那是極為奇異的光,但看不見,便像不存在。

    夏蕭此次以精神力掃開月華,沒了平時那麼吃力,就像伸手掃開爐子上的薄煙。他的神思化作一縷純正的清風,飄到極高處,如至大荒蒼穹的頂端。

    這個距離,夏蕭自以為很高,其實邊緣還有很遠,但此處已是他能到達的極限。夏蕭站於清空望月,它還未掛頭頂,可元氣貫穿全身筋脈上下,湧入腦海,令其進入一個無比玄妙的世界。

    這個世界是思想的深淵,日月星辰都在改變。這裡的月不是月,星辰只是一手灑下的塵埃,他如成一個超越大荒的龐大存在,萬千事物一眼可裝,乾坤僅存指尖。

    雙手背後,夏蕭皺眉凝眸,額前出現三條黑線。他雙眼不染半點星光,只有一片月色。那片月色逐漸扭曲,在夏蕭眼中不斷變化,呈無數形狀,可都看不出個所以然。夏蕭極為執着,一動不動的盯着它。

    只見,月光扭動,既成一張猙獰驚悚的女人面孔。她似巫婆,也像一位老去的美人。命運以歲月詛咒她,將其囚禁在大荒外,只能遙望自己的世界卻觸碰不得。女人報之以痛恨和毒咒,臉上如明月表面,此時瞪得夏蕭心跳異常,撲通一聲,既被踹出這種狀態。

    夏蕭的定力本就超乎常人,卻還是退出先前的狀態,令其自己都想不到。他後倒時,阿燭將其扶住,夏蕭這才發現她眼中的光。那是神一般的恩澤之光,也似有點悟之能,它此時出現,或許能助自己觀月。

    夏蕭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致我的預言 鳳鳴傾城:廢柴逆天二小姐 惡魔專屬愛:丫頭,你好甜 神幻之最 諜戰情網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