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六百三十四章 顫抖吧雲國(下)(1 / 2)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天地一霎沉寂,汪金龍和汪銀龍陷入極為濃郁的黑暗。筆言閣 m.biyange.com 更多好看小說面臨從八方前來的衝擊,兩位實力兇猛的老者輕易抵擋,只是突破出去有些難。可夏蕭面臨起汪石杏和汪祈神,總覺得鬥不過,但只能硬着頭皮上。

    拉扯一股魔氣來,汪石杏視野被遮蓋,汪祈神也在其中。趁此空擋,小獨角鯨攪動魚尾,雙鰭如翼,於空中快速划過。

    逃出不過百米,汪石杏和汪祈神緊隨而來。夏蕭甩動手中兩把刀,火焰及鋒利的浩然劍氣一同呼嘯而出。雷霆也不甘落後,加上魔氣威力不凡,汪祈神停下腳步。但這等雕蟲小技,攔不住汪石杏。

    鬍鬚在風中作顫,汪石杏手掌一捏,整個封閉的空間都被她抓在手中。騰起的夏蕭動彈不得,元氣更是釋放不出去,那就以魔氣作戰!

    夏蕭每一寸肌膚都飄動起黑紅色的魔氣,它們不斷蔓延,可汪石杏面色冰冷的出現在他身前,並抬起一隻手臂。手臂橫掃於夏蕭側臉,那裡的魔氣已很多,像煙霧被快速打散,直傷夏蕭肉體。

    轟——

    阿燭眼裡猛地冒起淚花,小獨角鯨的身體近乎扭曲時,夏蕭下墜砸地,令重重房屋破碎,更是引得雲層般的地面開始顫動。頓時,雞飛狗跳,百姓泣哭尖叫,可高高在上的汪石杏,只是以極為兇狠的目光看向阿燭。

    「本來有條平坦路,但你不走,那就怪不得我了。」

    最好的囚禁辦法就是將其打傷,那樣讓她跑她都跑不掉。可汪石杏正欲出手,一身披黑紫色甲冑的武士已手持神劍,擋在他身前。

    先前那個身穿黑甲的女人很強,所以他們沒讓家族裡的修行者跟上來,可親力親為的他們代表着重視也表認真。這個武士給汪石杏的感覺像朽木里藏滿黃金。嚴格來說,這個比喻並不恰當,因為武士本身就比黃金寶貴。

    見武士抬起手中神劍,汪石杏心頭壓抑。下一刻百丈符陣出,其中符紋百萬,構造鐵劍無數,一霎劃破空間,發出驚人瑟瑟聲。這些劍刃鋒利,帶起寒光,隱天蔽日。雲國之上的雲極少,此時鋼鐵黑雲算一朵。

    汪石杏低估了劍刃攜帶的元氣,當其側臉被劃破,才知它的厲害,當即認真起來,以元氣化盾裹在體外,並頂着它試圖衝出。可符陣中的劍刃似構一幻境,將汪石杏困在這片劍刃所成的世界。

    金靈獸落地,令小獨角鯨回靈契空間的阿燭隨其而去,可看到的夏蕭模樣悽慘。他面如死灰,鮮血濺在白雲上,又令其破碎,似成一張脈絡雜亂的蜘蛛網。

    夏蕭躺在中央,閉着眼,魔氣慢慢將其包裹,可這等粉身碎骨的樣,令阿燭哽咽問:

    「他沒事吧?」

    「幸虧這小子體內有魔氣,先前也吸食了不少生靈之氣,不過半刻,這些傷就能癒合。」

    魔氣的霸道完美展現在夏蕭身上,可是否能撐過半刻還是個問題。很快,在阿燭決定將其背到背上,帶起出城時,夏蕭體外的魔氣更多。這是黑煌體內的魔氣,此時被夏蕭運用,一邊恢復着傷勢一邊積攢沉澱,準備着下一次反攻。

    斷裂的骨骼以生靈之氣修補,夏蕭支撐起癱在地上的身體,看向阿燭時,嘴角還勾起一絲笑。

    「沒事的。」

    這次讓阿燭受苦了,夏蕭心裡一直覺得對不起她。可當務之急還是得先離開,於是阿燭拉着夏蕭就跑。但背後前來的一道氣息,令夏蕭厭惡到心生憎恨。

    「滾!」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王者之神秘商店 萬界之至尊無上 時時戀你于楓中 神幻之最 穿越之無限錄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