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六百一十七章 陌生的世界(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夏蕭和阿燭消失在了南海,這個消息很快傳到大荒各處,很多人倒沒在意。一窩蟻  www.yiwoyi.com畢竟不是所有人都對他們感興趣,可心繫他們的人望向南邊,滿心惆悵,不知何時才能相逢,但現在只要他們活着就好,別的都不奢求。

    一些畏懼他們的人異常興奮,比如南商軍隊,沒了夏蕭那塊絆腳石,他們就能放心的進攻大夏。但這場戰爭註定不長久,一國的侵略野心,在整個大荒的危機面前顯得微不足道,只是天時地利人和都沒占據,還差些火候。

    不少人打探着夏蕭和阿燭的下落,冒險者工會又趁機賺了一筆,然後極為知趣的在兩日內收手,像整件事都未發生。可在世人都覺得夏蕭和阿燭真的已經消失,不知去向時,他們卻在另一個地方醒來。

    這片世界極為廣闊,這是夏蕭微微恢復意識後的第一感覺。可他眼前一片漆黑,他想睜開眼看看四周,卻始終做不到。在漫長的自我鬥爭里,夏蕭意識到自己受了重傷,可五行空間都似消失,進不去也觸碰不得。

    那種希望渺茫的感覺令夏蕭心頭有些着急,可偌大的精神之海里,迴蕩着一道蒼老的男聲。此聲如獸吟,低沉且帶有無盡的威嚴,令夏蕭精神發顫,不敢杵逆,只能靜心聆聽並承認他說的話。可這道聲音在夏蕭腦海里不斷和雀旦接近,即便他從未道明自己的身份,夏蕭也已確定。

    「你背上的烙印只是一個標記,等你實力夠強,語尚言便會通過它將你吸食,化作她的力量,令其擺脫束縛。她現在被囚禁在月亮上,原因我無法告訴你,可她就在那,你多抬頭,多在夜晚裡看看,便能知道端倪。」

    「你將我帶到了哪?」

    夏蕭覺得自己不在深海,也沒有採用某個名詞稱呼這道帶有不屑語氣的主人。若是叫雀旦前輩,便太對不起胡不歸和虛雲,可若是出言不遜,說不定會死。夏蕭想知道自己的位置,因此小心翼翼。但雀旦沒有回答,他只是意味深長的說:

    「你所信仰的靈契之祖飢腸轆轆,不想死就安心待在這,等你發現她,我會找你。」

    「所以你將我帶到了哪?」

    蒼老的聲音剛落,夏蕭便問出了聲,可還是晚了。它徹底消失的一瞬,這片世界寂靜的不像話,他在其中發問,卻沒有傳出任何聲音。

    昏昏沉沉的感覺夏蕭經歷過很多次,大多都很壓抑,像被山壓住的大聖,只能眼巴巴望着外面的世界,眼前落下的一顆桃兒都夠不到,以往的瀟灑和神通都成了浮雲。可夏蕭現在被高掛在天上,那種滯空感令其隱隱作怕,因為不知其下有多深,也不知自己何時會墜落下去。

    這種感覺持續了很久,夏蕭一直緊咬牙關,默默忍受着。慢慢的,陷入混沌的五行空間一一離了薄霧,重新恢復色彩。其中的靈獸也都睜開眸子,它們的呼喚令夏蕭很快醒來,可他睜眼看到的,是極為陌生的天空。

    蒼穹一直以來都很遙遠,因此上天是世代人的夢,即便是修行者,也不能隨意升上這片世界,在其中遊玩。可夏蕭當前眼中的蒼穹極近,雲彩觸手可及,他覺得自己不在蒼穹之下,而在其中。

    這樣的世界令夏蕭想到天空之城,可那種夢幻般的存在,真的存在於大荒?其實那個電影夏蕭並沒看過,前世的他苦逼到沒有多餘的時間休息,睡前短暫的時間也看不得電影,常常下載一部片子要看一個星期,最後一天看時,早就忘了起初的劇情。夏蕭最後放棄,可那首曲子他很喜歡,純淨的像無法玷污之物。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再睜眼,星途坦蕩 惡魔專屬愛:丫頭,你好甜 網遊之重回歷史 穿越之無限錄 神幻之最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