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六百二十六章 又是着魔發瘋(1 / 2)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傻逼?」

    夏蕭剛睜眼,眉毛眼睛便擠到一塊,滿臉都寫着一個懵字。燃字閣 http://m.ranzige.com這個詞不適合大荒,倒和前世掛鈎,自己又回去了?應該不會,誰會用宣紙毛筆寫這種粗話,太過違和。而且這個字跡,一看就是阿燭乾的。

    「阿燭?」

    對別人,夏蕭可能會溫聲細語,但對阿燭,日常都是靠吼,她不在身邊也肯定在四周。果真,不一會就有一丫頭屁顛屁顛的跑來,手上還有一個啃到一半的大蘋果,就算跑來的路上都不忘咬上一口。

    阿燭見夏蕭醒了,心情極好,可他拿着紙張,滿臉壞笑。

    「誰教你這麼寫的?」

    「你啊。」

    「放屁,我啥時候教你這個詞了?」

    「啥詞?」

    阿燭撓了撓頭,幾天沒洗頭髮都油了,不過她還是率先將手放在夏蕭額頭。

    「你病了?」

    「沒有。」

    夏蕭揮了揮手,看來是自己記錯了,這應該是傻十三,不是他所理解的那個意思。若阿燭知道他腦子裡的東西,肯定會覺得有趣。可她現在滿臉嫌棄,看着夏蕭傻笑不由發愁,這是呆了嗎?

    夏蕭為阿燭解釋完意思,引得後者直笑,不過一個世界有那麼語言和文字,真是夠煩人的,還是大荒好,只用學一種語言和文字。但夏蕭現在完成了十分之三,相當於三分之一的東西,今晚便可知結果。

    夏蕭白天做事很多,一覺睡醒立即開始吃飯修行,然後又是吃飯睡覺,睡醒之後開始養神,流水賬般的日常都是為夜晚做準備。

    為了見證歷史性的時刻,阿燭站在夏蕭身邊,看其一步步操作,同時抬頭以肉眼望月。若是普通看,就是普通的月亮,可若元氣涌到眼上,再看便滿是端倪,似機關重重的通道,隨意一眼看不出什麼,仔細去看則滿是陷阱。

    「進入狀態了。」

    遠處觀察着的長老和簡秋看着夏蕭的專注動作,內心也有些激動。只要他一有發現,找到夏蕭並靈活遵循規則的簡家,便是大功臣!可他怎麼還是一直觀察月亮,這是鎖定還是偶然?

    長老和簡秋的關注各有不同,可夏蕭日日着魔般觀月,即便發現他們,也沒在意,想看就看吧,可憐的孩子們。

    雲國人似極度沉迷網癮的少年,一心只想打遊戲,其餘皆可不顧,但電腦見都見不到,只有每天幻想着遊戲的音樂和場景,自娛自樂。他們為一切做着萬全的準備,就是沒有機會接觸電腦,因為被關在房子裡戒網癮。而大荒本身便是一所監獄,囚禁着所有人,令他們難以逃出生天,可無數人皆不知。

    眼前的濃霧一日日被撥開,後面的東西即將看到,那該是怎樣的淒涼?靈契之祖萬年來在大荒上飽受讚揚和崇拜,人人皆知,無人不曉。可她卻在最近的月亮上盯着大荒,紅着眼想爬回來,卻動彈不得絲毫。

    每多觀察一個區域,夏蕭見靈契之祖的準備便做得更好,這次對視肯定會特別尷尬,可他始終沒找到,因為月華更濃,他的元氣和精神力付出更多,卻依舊做不到和昨日一樣正常觀察。

    「可以肯定,就在月亮上。」

    夏蕭的刻意尋找和月亮的真實反應令長老暗自點頭,表示讚許,看來這小子確實有幾把刷子,短短三日就確定了靈契之祖的存在,沒有那所謂的烙印還真做不到。起碼他們觀察那麼久的日月星辰,都沒令其產生半點防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超神學院重生歸來 火爆小鳳凰 無敵寫作系統 鳳鳴傾城:廢柴逆天二小姐 雪獸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