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六百一十一章 要變天了(1 / 2)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黑龍的威能着實恐怖,令白林短時間騰不開手。筆神閣 m.bishenge。com可他戰鬥的決心也不是很足,很快化作幾縷黑光消散而去。等其離開,這片天地只剩海風和荒涼,令白林站於海崖外,嘆息良久。

    擎天宗的人似聞到血味的鬣狗,瘋狂朝這邊趕來,可見到的只有白林一人。他還沉浸在之前的黑龍攻勢中,堂堂胡不歸,創下一段傳奇,打通學院和荒獸大森林,且修改學院規矩,凡是生靈便可進來修行,而非只是人。可既在死後將自己的一切都交給阿燭那個小丫頭,真是令人不可思議。

    「白林大師,先前的波動可是你和夏蕭發出來的?」

    閆猛站在白林身後,順其目光看向南邊的幽冥大海,那裡一片濃霧,似水墨畫一般,真真實實,又藏着虛假和不知物,令人一陣後怕,似有一對眼睛盯着自己,直勾自己的魂魄。閆猛一搖頭,將自己從那種狀態中拉出,望向身邊白林,可他似在沉思,參悟着某種真理。

    「自棠花寺創建以來,只有五大勢力的頂尖強者一同去過南海之南,可那裡的封印和鎮壓的東西令他們覺得棘手,更別說一個小小的夏蕭和阿燭,就算有通天之能,恐怕都不能活着回來。」

    「他已創造足夠多的不可能,這一次不能再這樣光憑幻想做決定。」

    「那就等吧,本就要變天。」

    白林大師走回海崖,雙手合十,拉出一禪杖,將其豎在海崖上,如一旗幟,也似佛印。他就盤坐其下,雙手合十念經,等天變後即將襲來的大水。那會是天劫,也是神罰,可有棠花寺在,無論什麼東西都別想威脅整個大荒。

    閆猛身後的擎天宗長老看着白林這般模樣,有些事想問,但被閆猛攔住。

    「都回自己的位置,就算他不死,也必定要回來。」

    長老們雖有疑惑,可答應後皆離去,但有十數人跟在閆猛身後,掠向白林的左手邊。他們沿海崖而行,離遠後才問出心頭疑惑。

    「夏蕭和阿燭既有攔住白林的實力?就算胡不歸留下荒紋,也不該這麼強,看來除了學院,棠花寺也不想對夏蕭真正下手。」

    「學院包庇他們還算正常,畢竟夏蕭在學院已待三年有餘,可棠花寺那麼痛恨魔道,將其視為天敵,白林更是出了名的倔,卻沒下死手。看來……其中有貓膩。」

    「你們怎麼看?」

    閆猛沒有扭曲空間而去,而是與眾人順着海崖快速奔疾,一步可行數里。這也是為了掃視岸邊是否有夏蕭的蹤跡,可諸位長老提起的事,令閆猛眼中的光猛地一沉,帶有些恨色,不知在想什麼。可那幾絲殺意,似長老再胡說,他就會將其滅殺於一旁冰涼的海底。

    「在下認為,得重新定義夏蕭和阿燭的身份和所能帶來的威脅,不能再盲目的追殺和攔截。學院這麼多年第一次展現出暴戾的怒火,定不是小事,我們強插一腳,看似做着正義之事,可得罪了學院不說,還惹得他們公然幫起夏蕭。」

    「更重要的是棠花寺的作為,他們肯定不會偏袒夏蕭,他們最為正直,沒有學院的私心,也沒有我們的偏見,所以……」

    「為何說是偏見?爾等作為擎天宗長老,應該知道我們身處北方是為了鎮守那,而偏僻之地的魔物極多,這些年死在魔道中人的長老和小輩還少嗎?夏蕭確實身份驚人,也做着不為人知的玄乎事,可單為學院和棠花寺的動向都否定自己的做事原則,你們甚是讓我失望。莫非你們忘了盤老爺子的慘案?」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街口小店 再睜眼,星途坦蕩 亂界之城 超神學院重生歸來 諜戰情網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