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六百一十章 投入南海的懷抱(1 / 2)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咽下一口唾沫,夏蕭想躲開,卻被那隻大手狠狠抓住,他的臉一瞬扭曲,其上的肉只能從那隻大手的縫隙間露出,光是看着便極痛。筆神閣 www.bishenge.com可白林大師還未罷手,身體一振,夏蕭釋放出的元氣和魔氣皆消散,他的身體猛地被壓下,面孔先着地,將荒原轟開一道無比宏大的裂痕。

    元氣和魔氣還在釋放,夏蕭於白林指縫中睜開的雙眼帶着怒氣和恨意,他實在想不出為何他要這般執着,可白林滿臉都是正氣,似所做一切都無比正確。可在淡淡佛光下,元氣和魔氣又消散開,如堅硬的豆子,被磨盤碾成粉碎和汁液。

    「你去過東海之東,也見到過北部冰原,西海的死寂應該也聽說過,可南海那邊,有着萬年的封印,幾道符陣已被我等牽扯到了棠花寺。也就是說,只要你離開這海崖,投入到南海中,便會遭受那傢伙的進攻,明白嗎?它究竟是當年的雀旦還是另一大陸的神秘生靈我們至今都無法確定,可有一點我很清楚,那就是它能輕易要了你的命!」

    夏蕭眼中滿是狐疑,大師是在勸誡自己?他剛才還擺出一副要自己命的樣子,現在卻苦口婆心的說出這麼多,令其有些奇怪。可他肯定是要去的,不止是去南海,還要去南海之南的殿堂。

    那是靈契之祖留下的東西,加上他的烙印,說不定會得到什麼線索和消息。從來沒人告訴夏蕭這些,可他隱約那麼覺得,就像那個女人一告訴他關於靈契之祖的事,他就想來看看。

    早在很久之前,聽聞自己是遠道而來者,知道南海之南有一座古老的殿堂,他便想來瞧瞧。現在已走到門口,夏蕭肯定不會停步,深藏於黑暗的真相,就是因為眾人的種種顧忌所以才一直掩藏,可他會將其挖出來,很快了!

    盯着夏蕭的眼睛,白林看透他的心思,手臂挺直,干細的胳膊爆發出無比駭人的力量,令夏蕭動彈不得,像時常負重的贔屓,終是難以背負極沉的山嶽。

    「乖乖在這待着吧!」

    「如果前輩是考驗我的決心,小輩感激不盡,可若前輩真的想攔我,還請恕罪!」

    轟——

    元氣和魔氣交織,將山崖沖毀,三人一起墜落,夏蕭趁機結印,令五行空間中的各位出現。可下一刻,還不等他們出手,白林已揮袖,扇滅乾坤一切風,令那六頭大獸一同落入水中,撲通一聲,熄了夏蕭的希望。

    布鞋一踏,白林按着夏蕭浮於空中,停止墜落。身邊的阿燭難以忍受,此時分明已至南海,再不去豈不是顯得很虧?

    小獨角鯨帶來的力量令阿燭浮在空中,她不敢靠近白林,又不能什麼都不做,因此吼道:

    「放開他!」

    「貧僧聽聞過你,還請安心回學院。」

    「這是我的事,不用你管,你不是佛嗎?佛不是心善慈悲嗎?如果真是那樣,就放我們走!」

    「女施主真是會說笑,你可知連環效應?誰也不知你們此去南海之南究竟會引來什麼災難。所以在災難爆發前,你們要麼走,另尋他路,要麼死在貧僧手下,貧僧為你們超度,來世好生個普通人家,免受這些災苦。」

    「臭和尚,讓開!」

    阿燭生氣了,一對眼睛瞪得極大,像對銅鈴。雙手笨拙的結印時,右臂上的龍紋一點點亮起,隨後雙掌一合,袖子破碎,有沉重的金屬光澤亮出。它們出現後迅速占領天地,那是純正的金行元氣,也是一頭龐然龍獸,呼嘯時令白林皺眉,手掌也鬆開。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致我的預言 皇都十八號 無敵寫作系統 亂界之城 街口小店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