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六百零三章 世上滑稽事雜多(1 / 2)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你只需知道,我做的事不違正道……」

    「屁話!從你入魔的那一刻起,你便和正道背道而馳。燃字閣http://m.wenzigu.com」

    夏蕭話還未說完,便被李命搶了過去。可他不急不惱,只是微微笑笑,問:

    「你是正道?」

    「當然。」

    「那你這個正道欲殺同伴而自救,我身為魔道卻冒險救了你們,是不是顯得很滑稽?」

    李命不想提起那件事,臉上冰霜更重。他氣勢是強,有遠超同實力修行者的壓迫力,那是經歷風雪而長出的花草,並非溫室中的盆栽。可夏蕭即是光明又是黑暗,一瞬交迫,將其狠狠碾壓,鐵刀甚至都驚掉,於火光中落地,發出一聲鏗鏘音。

    「別太過誇大自己,從某種角度上來說,我比你更像好人。」

    夏蕭曾有清晰的正魔兩道分界線,可現在早已模糊,他用自己的雙手衡量輕重,不做濫殺無辜之人,即便早已踏入魔道,也並非不再是正道。他覺得所謂的道,最簡單的理解方式便是道路。走在一條路上,只需看路,不必看人。

    若因為一個人而否定他走的路和做的事,未免太過荒唐,不過這世界早就亂成一鍋粥。所謂的好壞,也該重新定義,畢竟像夏蕭這種一口一個自己自私,可做得事又有利於天下的人很少。

    面對他說的話,李命剛想反駁,可夏蕭眼眸中的黑紅之光猛地湧出,似泉眼之水,瞬間可將其淹沒。簡單的震懾方式對李命已很管用,所以夏蕭臉上浮現出可惡的笑容,給李命一種極大的威脅感,也令其乖乖坐下,知道無法反抗。

    「你究竟想做什麼?」

    「我早就說過,我要去棠花寺。」

    天黑了,乾坤陰暗,夏蕭所說的事像一個極大的笑話。一個魔去寺廟,莫非要去拜佛?他不信佛,心中崇敬即可,無需去拜。可他要見到夢裡的殿堂,那裡僅剩古老的秉燈者,亘古不變的堅守着自己的崗位。可李命等人顯然不信,眼神中是慌張也有堅決。

    「我們不會成為你的棋子,別想靠着我們的掩護做任何事!」

    「你嘴巴很硬,但別廢話!我不再隱瞞是因為他們要來了,我們的路就快結束。可在他們到來前,乖乖的不要惹事,沒了你們,我們照樣活,可沒了我,你們就得死!」

    夏蕭看向黑暗,似見到無數邪物,它們渾身漆黑,或大或小,沒有具體的形狀,只有鋒利的爪子,能撕開一切。此時它們又開始叫囂,似期待着他們與夏蕭的離開,夏蕭能防止它們進攻,也能吸引它們聚集。正如火焰毀滅飛蛾,也令它們攏成一堆。

    它們的厲害李命是見識過的,所以心悸的環視一周,最終坐在鍋前,和往常一樣攪起鍋里的湯,並給自己盛上一碗。突然大變的態度令小隊裡的人難以接受,可他回過頭,冰冷的眼神示意他們收刀。那玩意對掌握金行的夏蕭而言只是他的武器,他們握着無非是壯壯膽子,沒什麼實際用處。

    林修最不能接受方歡和圓悲既然是夏蕭和阿燭的事實,震驚之餘突然想起隊長第一次見到他們時的評價,果真不是善茬,果真是他們。他因自己的想入非非而羞恥,更覺得愧疚,低下頭一言不發,失落的像條見到肉塊就撲上去卻發現是石頭的癩皮狗。

    夏蕭沒有照顧所有人情緒的習慣,反而覺得不再隱瞞很好,當即一腳踏地,有細藤從地中鑽出,成了一張床,其上猶如蟬翼的樹葉鋪下,配上火光,極為愜意。今夜夏蕭和阿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諜戰情網 致我的預言 亂界之城 奧特曼格鬥戰記 彩色青春不打烊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