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六百零六章 荒唐至極的話(1 / 2)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你所信仰的神是誰?靈契之祖?還是所謂的佛和掌管一切的無上天尊?哼!都不過是狗屁!如果世上真的有神,為何還有那麼多苦命人?那些只知食世人供奉的狗東西只是欲望的化身,令無數人往神的方向趕,自以為自己有目標,其實只是貪婪,最初的目標也已忘記,僅此而已!」

    長老皺起的眉下,是一對滿是疑惑的眼。599小說網 www.xs599.com夏蕭身上不是有靈契之祖的烙印嗎?按道理說,後者就是夏蕭的神,可他這是怎麼了?是看透了一些東西,還是簡單的無能狂怒?長老覺得是前者,因為夏蕭走到這一步,肯定不是後者那個性子。

    「合力!」

    無論夏蕭說什麼,長老們此時關注的點都不是其中內容,而是將其束縛,然後將其帶走。可夏蕭現在的力量是一個無法預測的未知數。即便五位長老一同凝聚元氣,它們所成的網都只是將夏蕭彈走,令其落在地上,狼狽但沒有多少實質上的創傷。

    「怎麼辦?」

    阿燭跪坐在夏蕭身邊,用力將其扶起,後者喘過幾口氣,抬起頭時,看向阿燭的眸子一瞬熄了怒火。即便夏蕭再有氣,楚楚可憐的阿燭也不該承受後果,但必須離開。夏蕭的執念極重,咬着牙,又溫柔的對阿燭說:

    「別怕,我們馬上就能離開。」

    夏蕭拉住阿燭的手,在用一道力量將其包裹後,開始肆無忌憚的釋放黑紅之氣。那是純正的魔氣,對生靈之氣有極強的碾壓之能,它不斷在空中擴散,試圖將束縛突破,甚至想把符文之後的五位長老吸成乾屍。

    夏蕭搞出的動靜太大,令五位長老心裡一顫,可他知道輕重,當即一腳落地,身體四周的魔氣似聽其指揮的獵狗,朝目標發狂般撕咬而去,無比兇猛。這些傢伙都是巡邏於人世的地獄惡犬,猶如惡霸,頂着元氣就要將其撕破。想把夏蕭帶走,這點元氣可不夠!

    元氣誕生於生命之初,也代表生靈之氣,乃大荒世界對所有生靈的贈禮。可魔氣完全由生靈的欲望產生,似受到贈禮卻不滿足,便將其吞噬,再生一股強橫的力量。這等霸道的存在令魔氣成了生靈之氣的天敵,令渾厚的元氣壁壘被其衝破。

    「怎麼可能?」

    護罩般的元氣破了個洞,元氣開始亂涌,五位長老於其下面露驚恐,可夏蕭驅地獄惡犬拉車,於其後迅速衝出元氣束縛,與其開始一場激烈的較量。身經百戰的長老各顯神通,夏蕭粗壯有力的手臂舞動自身所有的力量,和其正面對碰。

    金行所成的通天之劍砍向夏蕭,被其一道火柱打開,只那一瞬,使用金行的長老更為驚愕。隨後,其他四位長老先後與夏蕭交手,都面露異樣神色,夏蕭這傢伙,既將元氣內裹,魔氣外放?

    先不說精神力多少和是否充足的問題,夏蕭既然能自由調動魔氣,真是不可思議。而且他為何不將元氣放在外頭?骨骼堅硬的怪物,能輕而易舉的殺死所有人,元氣所成的血肉更能令其所向披靡。

    那樣不是不行,可夏蕭有自己的想法和獨到的見解,體內的兩棵大樹散發出濃烈的光輝,令其渾身成了武器,開始顯現自己的威能。

    揮手,風卷空間呼嘯,握拳,雷霆火焰乍起,每一個動作都引得四行元氣和魔氣釋放,將空間攪成極為混亂的樣。足以絞碎時間的大風令五位長老陷入極為尷尬的境地,他們的實力在宗中也算有些本事,可現在聯手都對付不了夏蕭,怎麼說都有些丟臉,可夏蕭還沒罷手。

    夏蕭的目的,不會是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保護我方影后 肩上蝶枕邊雪 落羽無痕 街口小店 哥舒歌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