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六百九十章 佛命終救蒼生(中)(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這股波動帶有救世之氣,光乃金佛之澤,浩蕩且卷卷滾動,攜轟雷之音從夏蕭體內傳出,響徹整個天地。筆硯閣  www.biyange.com

    夏蕭身體四周的泥土奇草皆被光芒刺到,逐漸顫動起來。它們從夏蕭體內釋放出,又反將夏蕭包裹,令其如處溫暖的襁褓,極度舒適。這種溫暖和草原上的冰冷有天壤之別,光亮且不刺眼,令夏蕭不明狀況可覺得幸運。

    不是任何事都可用幸運形容,得到一些東西也註定失去一些,可夏蕭現在還無察覺,只是看着出現在眼前的無數手掌而興奮。這些佛手呈純潔金色,滿是經文。夏蕭看不懂,但它一一將汪金龍攔住,將它往外推。

    這些手掌極為夢幻,似從另一世界而來,又拈有佛印,帶着一股汪金龍無法牴觸的力量將其推出光暈。與其相離的一瞬,汪金龍老臉滿是詫異。這股力量從未在夏蕭身上出現,但像留在他體內,而非此時從遠處施展,可該是誰?

    「你何德何能,能被上天如此眷顧?」

    汪金龍喝罷一聲,將夏蕭四周的空間封鎖。那股光似要帶他逃離,可漂浮在空便難以再動彈。就算夏蕭體內有股神秘的力量,散發出的波動也和汪金龍差不多,難以將其碾壓。縱使汪金龍被壓制,此日也必殺夏蕭,更別說平分秋色。

    「你今天怎麼也逃不走!」

    汪金龍早就下了毒誓,不殺夏蕭,誓不為人,並以斷卻白髮作證,現在夏蕭近在咫尺,他豈有放他走的道理?

    只見,夏蕭所處的空間有極為磅礴的元氣不斷涌動。它們凝成實物,伴隨天劫轟擊,如把把利劍朝夏蕭而去。相當參天境界的汪金龍還未停手,他招式逼人,再起元氣,直穿空間,當即威脅到夏蕭的性命。

    既然等不到汪銀龍和其餘修行者,就率先將夏蕭正法,以免留下禍患!

    此夜夠長,噩夢也夠多,是時候結束。

    汪金龍覺得句號可畫,元氣能收,但攻勢皆停滯在佛光外,令其面色再冷。

    臉色一狠,天地皆變,攻勢再起。可無論先前的威脅還是緊接的元氣,都沒有將佛光洞穿,傷到其中的夏蕭。汪金龍臉上本就沒有溫度,此時再度刷新下限。這段時間,他的下限已下到無法再下之處。可夏蕭似乎還能做出讓他驚訝的事來,令其再怒幾分。

    汪金龍一直在為自己曾經的無禮行為買單。可這單的價格實在太過昂貴,且數額還在增加,令其承受不起。就像此時的夏蕭,早就該死,卻又被保住,不知是什麼個意思,莫非蒼天都在庇護他?

    渾濁且滿是怒氣的血紅雙眼盯着夏蕭身外的佛光,它看似飄渺,實際渾厚,佛光如山化盾,擋在夏蕭四周。雖說它的力量不多,難以將汪金龍的招式化解,甚至難以突破封鎖的空間,逃離此處,可能保護夏蕭不受傷害,這也是它存留許久的初衷!

    「該死!該死!」

    汪金龍不顧身份的大聲咒罵,他鬍鬚顫抖,微微顯得佝僂的身體似要散架,可還是展開雙臂,號令乾坤作法,發起最為猛烈的招式。

    大地開始劇烈晃動,有一裂痕出現,它圍夏蕭一圈,似成一千丈大陣。同時,天空雲朵聚集,不斷翻滾,如孕育着猙獰猛獸,就要降世。它對準夏蕭,以宏偉之勢,於雷聲中隨時做着撲出的準備。

    這股動靜震驚到遠處的汪銀龍和汪石杏,他們奉命率第二梯隊前來參戰,沒想到汪金龍會施展出這等招式。這可是雲國堪稱殺傷力最強的秘術,威力無窮,已有數千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你所謂的所謂 亂界之城 海棠志 鳳鳴傾城:廢柴逆天二小姐 惡魔專屬愛:丫頭,你好甜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