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六百七十二章 今天的表演到此為止(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汪婭萍不在乎時間,只是雙臂張開,可以配合任何動作但只是安靜的躺着。文師閣 m.wenshige.com她已足夠悲慘,不想再違背自己的內心做一些不想做的事。但她不做,夏蕭也不會主動,他的嘴唇一直沒有和她的肌膚挨在一起,不像汪祈神那樣貪婪的吮吸她每一寸肌膚。

    夏蕭支撐起身子,忍着漲意用手捏住汪婭萍的下巴,不斷將其擺動,調整着角度,想讓它對準自己的臉。這並不是個簡單事,汪婭萍僵硬的像個死人,只是美貌絕倫。夏蕭向來不會吝嗇自己的讚美和肯定,此時更是深情款款的說:

    「你很漂亮。」

    夏蕭沒有得到回答,這是意料當中的事,她暗淡麻木的眼睛看不到任何東西,只有陰暗,像極重的霧霾環繞在她四周,令其與世隔絕,孤獨的當起一座萬年不化的冰山。可夏蕭有辦法令其融化,也有辦法讓雲國雞犬不寧。

    黑煌沒來,夏蕭便走不掉,但不用着急,反正只有他自己知道。還是得做些什麼,好不容易接近雲國的蟻后,他得發揮出自己所有的聰明才智,比如此時這等有趣的動作。

    夏蕭的手指點在汪婭萍光潔的額頭,極為溫柔的從其高鼻樑上划過,又碰到她的唇。

    「你為何不抵抗?你是一個人,又不是生育工具,地表上的某些女人都被捧到天上了,你在天上還這麼卑微,真是不應該。」

    汪婭萍的眸子未動,很少有人對她說話,因為大多都彎下腰,極少數可以直視她,但那樣的存在只會給她頒布命令。不過冰封的雪山不會因為幾句話有任何改變,恰好,夏蕭準備的話很多,非要讓冰山融化出幾滴水來才罷休。

    「任人擺布的感覺肯定不好受吧?你可以擁有自己的生活,你沒必要一出生就被嚴格規定自己的命運,誰像你這樣連自己上床的對象都選擇不了?就連地表受人瞧不起的娼 妓,都可以選擇窮人和富人伺候。」

    汪婭萍不想和她們做對比,她狠狠瞪夏蕭一眼,滿是冰冷,以及可化作實質的肅殺。她不介意強迫造神,因此元氣猛地釋放湧出。她掌控着極為熾熱的火焰,自身卻是最為堅硬的冰。可無論怎樣的力量都離不開元氣,夏蕭因此以水行元氣及魔氣將其抵擋在外。

    看着側殿中的球形火團,汪金龍暗地覺得不好,但未立即干涉。夏蕭雖說一直在廢話,可動搖不了汪婭萍的心智,她是一座矗立許久的冰山,不會因幾點火焰有所改變。但在火球中,又有水有冰有魔氣,令夏蕭絲毫不受影響。

    汪婭萍冰冷的身體變得熾熱,像個不折不扣的火爐,可夏蕭緊按她不放。她恨夏蕭這麼羞辱自己,難道從身體上侮辱自己還不夠?

    見着汪婭萍有些反應,夏蕭嘴角一勾,笑得詭異,令汪婭萍看不出他在想什麼。她不擅長猜他人心思,恰好夏蕭擅長且愛做。

    「作為一個女人,你應該不喜歡現在這種感覺吧?被別人玩弄於掌控,自己連自己的身體都做不了主,這就是你高貴之處?還有,你不會真覺得雲國能造出神吧?你對神有着怎樣的認知,你又何必助紂為虐?」

    汪婭萍盯着夏蕭,目光不解,其後生出極濃的憎恨。可夏蕭這個悶騷的傢伙一旦開始嘴炮進攻,便不會輕易停下,他要讓汪婭萍心亂,讓其懷疑人生。只有雲國亂套,黑煌未到之前,他才能活着,而不是被榨乾。汪婭萍長得的確不錯,夏蕭作為一個健康男性不得不再次承認,可他覺得用性命和聲譽去換並不值得。

    「你也不是逃脫不得,你只是對自己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彩色青春不打烊 萬界之至尊無上 北風歸 吞天戰王 你所謂的所謂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