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六百七十一章 憤怒的吼叫及畫中美人(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霧中,汪銀龍一人向前。讀書都 www.dushudu.com木榻室內,時不時傳出些聲響,清晰傳入他耳中。那是撕碎衣裙的聲音,也是汪祈神不堪入耳的粗俗話語,帶着野獸般的沉重呼吸,門外都可聽聞。汪銀龍知道汪祈神的心思,這個神使他們更是了如指掌,可今日,他難以如願以償。

    屋內,裝飾極少,一切以簡約為主,十分清冷。汪婭萍在汪祈神的野蠻動作下不斷後退,任由身上的衣物被撕破。她神色冷傲至極,微微蹙起的眉間是厭惡也是麻木。她沒有選擇掙扎,汪祈神能來這已說明一切,她擺脫不得,只有服從。

    被人看到身上的肌膚難免帶來羞恥感,可被褻瀆玷污,是汪婭萍逃脫不了的命運。其實她不喜歡這個名字,這個名字顯得她十分低賤,甚至不如一粒雲上的塵土。可她就是浮萍,能輕易被掌握在手中。

    成為她這樣的人是莫高的榮幸,所有人都要為其讓步,也是一種悲哀,因為無論活得怎樣,做多少事,結局都已註定。汪婭萍看透很多,生來就沉默寡言,她知道自己無法逃避,便無所謂一切,什麼都看得極淡,包括此時這件事。

    汪婭萍將其當做平時對血脈的測試,她騙自己騙得輕而易舉,無比容易。

    足以把握雲國未來的小手緊捏在一起,汪婭萍感覺到噁心的液體正從汪祈神的嘴中流出,沾到她的臉上,脖頸處和胸口。她雙眼中的神色極為暗淡,也有那麼幾個瞬間,希望有人將自己解脫,拉離這苦海。

    快了,汪婭萍知道自己的一生即將走完,她盼這一天已經很久。只要那一天到來,孕育出下一代人,她身上沉重的命運就要到此結束。對她而言,結束才是一生的開始,現在所做的一切都只是按照雲國長老的安排活。

    高昂起螓首,汪婭萍厭惡這種行為,沒有半點反應的她,不知汪祈神為何那麼享受。他的呼吸極沉,話語和動作一樣粗魯,沒有半點高雅神使的樣子。更令她不解的是,他完全沉溺其中,不知自己的醜態有多難看。

    長長一聲呼氣後,汪祈神嗯啊幾聲,將汪婭萍推倒在床。她破碎衣物下的胴體若隱若現,峰巒只被片布遮擋,那極為修長而纖瘦的身形令汪祈神着迷,他瘋狂脫掉自己身上的衣服,粗聲道:

    「終於讓老子等到這天了,今晚老子不把你乾死都對不起我在長老面前低聲下氣。」

    「平時裝的倒是高冷,現在也裝?老子就不信你不會叫!」

    一手捏住汪婭萍的脖頸,汪祈神又繼續粗魯的親吻,不斷觸碰並吮吸她的肌膚,試圖在那股清淡的氣息中引起她的反應。可汪婭萍依舊和先前一樣,靜靜的躺在原地,沒有說話,沒有發聲。

    汪祈神的手掌捏住那團柔軟,力道越來越大,可她還是沒有反應。他日夜相盼的肉體此時像沒有靈魂支撐,只是倒在哪,任由汪祈神擺布。越是想得到,此時的落差越大,汪祈神希望她掙扎希望她拒絕,可她沒有,因此氣沖沖的脫掉褲子,似說自己不是在開玩笑。

    汪婭萍知道,可她只是冷眸一瞥,又望向漆黑的房頂。那裡像被絕望的火焰燒過,就像她自己一樣被命運所毀,無論怎樣裝飾都只是老樣子。

    死氣沉沉時伴汪婭萍,但冰肌玉骨又令汪祈神欲望依在。他揚起手掌,面色一狠,似想將其征服,以最原始的方式。可突然間的推門聲令他大腦一空,受到驚嚇時渾身一顫,沒了先前的戰意。

    此時的動作有些不堪入目,汪祈神騎在汪婭萍身上,脫了個精光,手掌揚在空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彩色青春不打烊 傲嬌男神:嬌妻等一等 無敵寫作系統 時時戀你于楓中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