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六百七十章 側殿只有一幅畫(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我還以為你是多麼了不起的人物,看來也將死於長裙下。讀字閣 m.duzige.com美色面前,男人終是經不住誘惑。」

    這幅畫,便是汪金龍為留住夏蕭施展的秘法。雖說雲國人和大荒地表修行者有所不同,元氣不一定為樹,也成山成海成江河,更不與荒獸簽署契約,不限制自己也不利用。可他們的實力依舊很強,就像這汪金龍,於這畫中不知注入多少元氣,此時將夏蕭迷得顛來倒去。他很是滿意,坐於桌前繼續觀察,可他的計劃,逐漸呈現破敗之勢,愈加明顯。

    側殿中沒有別的特殊物,只有牆上一幅畫。畫下站着夏蕭,他直勾勾的盯着它,倒不是被其中人吸引,而是因為它外面的生靈之氣,似被無數元氣凝縮在裡面,以用來反向吸引元氣。夏蕭的元氣有所動趨向,可體內不止一種力量,便又壓下激動,只是默默注視。

    民間關於畫的傳說很多,夏蕭更是聽過不少,裡面要麼藏着妖邪,要麼就是天上仙子因某種原因暫住其中。前者因欲望魅惑人殺人,後者因人心的純正違反天規自願婚嫁,不求任何,代表幸福,造成一段代代相傳的佳話。

    這些傳說聽多了,夏蕭自然也生出嚮往,但她不想多個老婆,有個阿燭就夠了,再來一個誰受得了?來個靈器倒不錯。可他顯然想多了,這幅畫可不能將人吸進去,然後一卷就能將其封印。

    夏蕭堅信她是汪石杏口中的那個人,可看起來二十來歲,有雲國最純正的血脈,實力怎麼說都不會差,那為何不走?若他生來就有這種命運,早就跑了。反正一出生就沒爹沒娘,誰都攔不住他。

    不經意間,夏蕭暗自搖頭,覺得悲哀。雲國封閉數萬年,外界覺得他們在自給自足,沒想到卻世代相傳這種事,更恐怖的是,雲國人似乎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妥。這種習慣,令他們仿佛退化成動物,一切都只是低級的本能。

    世上有很多種蟻,工蟻辛勤一生,要麼在奔波的路上,要麼在搬運比自身重很多倍的東西。公蟻則負責交尾,交尾之後便死去,而那隻蟻后,掌管着整個蟻群,就連體內即將生出的小蟻后都會被其滅殺。

    現在的雲國就處於那種狀態,一些人辛勤一生,向上提供物質,其上人為下提供精神支撐,反覆進行着沒什麼意義的探索。

    若一個組織或幾百幾千人進行這種活動,那便是信仰,是某種值得尊敬的學術性研究。可這舉國造神,是荒謬也違背了生而為人最基本的自由。夏蕭搞不懂這樣活着有何意義,因為太過浮誇。也不知他們為何對神有那麼強烈的嚮往,做人不好嗎?

    還是說,雲國人致力想造出一個神,將他送到其上世界,再通過他得到力量,統治大荒。夏蕭生來野心不大,他只想變強,對統治和稱霸半點不感興趣。很多時候他刻苦修行,只是為了自由,在他看來,自由不是無拘無束,在學院有規矩,在大夏也不能濫殺無辜。可實力能讓他擁有一些特權,比如說殺了一些混蛋和看着不爽的人,無人敢問責。

    自由總是相對的,夏蕭想活得隨意,這便是他的追求。就算現在有語尚言的威脅,他也只想將其解決,然後回歸平常。越是這麼想,他越覺得雲國人可憐,同時眼中閃出一點光,想出一個鬼點子。

    雲國現在就是一條排列整齊的螞蟻長隊,只要中間有一隻螞蟻掉隊,之後的螞蟻也會亂套。這個女人在其中肯定不是普通螞蟻那麼簡單,這麼說來,將其帶出雲國,這個蟻窩會大亂。汪金龍雖說掌握的權力大且多,可蟻后終究不是他。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惡魔專屬愛:丫頭,你好甜 傲嬌男神:嬌妻等一等 皇都十八號 雪獸 萬界之至尊無上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