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六百六十七章 無恥之人說無恥(1 / 4)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讓開!」

    皇宮門外,百姓聚集成片,被喧譁沖昏了頭腦,以至於忘了規矩。筆神閣 m.bishenge.com蘇忠謀在其後怒吼,可絲毫沒用,只能示意身後的修行者衝出一道元氣氣浪,駭得眾人讓出一條路,他才駕馬而去。

    今日非舉國盛典,甚至南商的危機都還沒解除,可鬧出這麼大的動靜,不知是好是壞。可當前遠道而來者的危機令他們十分關注,始終盯着那扇門,等着有人出來宣布消息。大夏好不容易出了個人才,誰都不希望被毀,但墜入魔道之際,其實已被毀掉。

    「看天上!」

    不知是誰吼了一聲,雜亂的人群既停止七嘴八舌的討論,紛紛抬頭看天空。今日晴朗,雲薄且少,可還是被一南一北的流光劃破,蹤跡可尋。流光眨眼而至,皆劃破空間而來,從人群上空到那大殿,引得所有人注目。

    殿中已有不少人,文官武將各有所位,盯向雲國四人時目光駭人,如要將他們吃掉。見鶴髮童顏的老翁和少年來,汪石杏起身迎接,同時瞥一眼這殿中眾臣和皇座上的姒易,譏笑道:

    「若二位不來,大夏人還以為是我們錯了。」

    夏蕭站在殿堂中心,身後是爹娘和阿燭,他當初見着汪石杏時,後者還算話少,現在廢話多且不招人待見。不過師父和副院長並未回答他,本身就是雲國人錯了,阿燭可是主神神識,他們卻如此不敬,想用其造神,真是可恥。

    邁步向前,清尋子和副院長先與聖上行禮,後走起流程演起戲。汪石杏緊捏拳頭,聽清尋子問:

    「何時抓住的夏蕭?」

    「昨晚他突然回家,被我扣在了府中。」

    夏驚鴻面色嚴峻鐵青,像模像樣,似恨鐵不成鋼,也有一股割捨的大義之感。夏蕭見着師父還好,和副院長對視時既有些尷尬。若大師姐來就好了,他和副院長沒見過幾次面,不知怎麼開始對手戲。

    「在被雲國帶走前,我有話要說,也有事要問,諸位沒什麼意見吧?」

    副院長雖說人小,可威名在外,作為大荒唯一一個真正見過神的人,他的修為和劍術宛如神話般的存在,無人敢違逆。

    掃視一遍大殿中的人,見無人反對,副院長才將目光放在汪石杏身上。後者第一次和他對視,那對永久寧靜,不會泛起漣漪的眸子令其內心一顫,似被看透野心,也被擊碎所有驕傲。

    在副院長眼中,雲國算不得什麼,撕去神秘的外紗就只是個普通小國,修行者少之又少。

    「副院長請講。」

    汪石杏在其氣場下既結巴起來,令很多人見着冷哼。高傲的雲國人,就該被打擊一下才是,那一張張臉看着就來氣。

    扭過身,副院長看夏蕭,道:

    「清尋子雖說是你師父,我也是你的副院長,可今天誰都保不住你,你必須跟雲國長老回雲國。從今往後,你犯下的罪行和大夏無關,和我寧神學院無關,和走首教會更無半點關係。」

    「是。」

    「回答我,雲國之後,你去哪了?」

    夏蕭不敢瞥師父,怕被看穿,他不知道師父和副院長有沒有打過招呼,所以胡亂道:

    「我並未離開雲國,而是利用五行造了一處地下房屋,和阿燭待在裡面,靠着她的能力躲過了雲國人的搜查。我們待了兩個多月,從將阿燭救回後就一直待在那,雲國人臉皮雖厚,可實力有所欠缺。」

    「放肆!」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雪獸 霸道校草王俊凱:甜寵乖乖寵 你所謂的所謂 鳳鳴傾城:廢柴逆天二小姐 彩色青春不打烊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