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三章 怎麼是你(1 / 2)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相比百米寬的符陣,母女二人太過渺小,其中的夏蕭也是!

    雨水所化牢籠將夏蕭控制住,其中又有無數水卷,令夏蕭被緊緊束縛,動彈不得。隨夢小說網 http://m.suimeng.co/儘管夏蕭已釋放出全部元氣,可根本破不開這水行符陣。

    夏蕭改變主意,將體內元氣都集中在手中的朴刀上。黑袍人見到,冷聲說

    「別掙扎了,今日你必死無疑。」

    摘下破損的帽子,黑袍人露出一張夏蕭並不陌生的老臉。

    「朱宰?」

    朱宰是朱家家臣,實力不低,為人狡詐!

    「夏蕭少爺,好久不見。」

    朱宰陰鷙一笑,引得夏蕭怨恨。他早晚要讓朱家人血債血償,夏府百位奴婢侍衛的命,不能白丟!

    「知道你能修煉的人不多,可帝都大師都說你氣脈不通,無法修行。你如何入的行路?還有這朴刀,是誰給你的?」

    朴刀上的血光愈加強盛,朱宰見到,將其壓制下去。

    夏蕭咳出一口血,身體外的水壓令其痛苦不堪。

    「我說了,你沒有勝算!你一個行路武者,被我凝種境符師的符陣困住,怎麼可能逃出生天?」

    修行者有兩個分支,武者和符師。前者修身,擅長體魄肉搏。後者修神,擅長符陣的五行變化。要想擊敗符師,必須在其施展符陣之前動手。否則別說比朱宰弱的夏蕭,就算和朱宰同級的武者,也沒有絲毫勝算!

    該死!

    夏蕭面色漲紅,額頭青筋暴起。他齜牙咧嘴,恨不得將朱宰撕咬成碎片。

    「說!究竟是誰在暗中幫你?」

    朱宰的任務是排除一切對朱家的不利威脅,除了夏家,還有幫他們的人。可夏蕭目光一撇,絲毫沒將其放在眼裡。答應過別人的事,自然要做到!

    「不說?不說就是死!亂世之中,誰會在乎你一條小命?」

    朱宰之前被夏蕭的朴刀劃傷,此時捂着腹部,手掌一捏,水流如蟒,試圖將夏蕭絞為粉碎。

    夏蕭吃痛大吼,他不想死。若死了,娘和二姐也要被殺。可他根本反抗不了,該死!該死!

    「有些骨氣!」

    朱宰改變主意,準備直接將夏蕭殺死。比起夏蕭,他的母親和二姐估計沒這麼硬氣。

    冷哼一聲,朱宰變化手印,控制符陣嶄露殺氣。千鈞一髮之時,龍崗城以西千里,一個白鬍子老翁猛地抬頭,看了眼龍崗城的位置,旋即輕描淡寫的揮了揮手。

    見之,長發女孩關切的問

    「師父,怎麼了?」

    「沒事兒!我要帶你見的人出了點意外,幫他了一把!」

    白鬍子老翁笑嘻嘻的,像個老頑童,而後他回首,看向頗為不凡的車隊,道

    「繼續趕路,七日之後,準時到達大夏王朝,不得耽擱!」

    百人聽他調遣,而千里外的龍崗城偏僻處,朱宰猛地翻了個白眼,沒了生機!

    符師一死,符陣立即潰散,雨水猛地灑下,將母女的大傘衝垮。她們瞬間被淋濕,豆大的雨滴打在身上都疼,可她們抬着頭,只關心夏蕭會從哪個位置掉下來。

    啪!

    朱宰的屍體猛地落下,濺起血水,驚她們一跳。

    「婉兒,刀!刀!」

    雨聲浩大,娘指了指一邊落下的朴刀,近乎吼着發聲。夏婉去撿,她則接住從空中飄浮下來的夏蕭,將其背在背上。

    夏婉撐着一把破傘,拖着一把沉重的朴刀,和娘一起往家中走。電閃雷鳴,大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再睜眼,星途坦蕩 惡魔專屬愛:丫頭,你好甜 霸道校草王俊凱:甜寵乖乖寵 奧特曼格鬥戰記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