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五百六十章 夜雨離去無歸期(1 / 2)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阿燭雖說心裡不好受,可接受了晚上離開的事實,時間越晚反而越心安。大筆趣 www.dabiqu.com甚至沒了起初的害怕,只剩一股釋然。但她覺得自己見不到姥姥了,那種不孝的愧疚,令她切身體會到了一些人世的道理並懂得。

    生而為人,最對不起的,恐怕便是自己的父母。阿燭沒有父母,她是血神大人的一道神識,可對不起姥姥。對待姥姥,阿燭一直都是索取,她答應姥姥要給他剝軟糖吃,那樣就算姥姥牙齒不好,也能嚼動。可她恐怕會死,且不知死在何處。

    阿燭看着窗外,她想姥姥了,她想回家了。可此時的想,只是遙遙無期的事。

    傍晚出門時,她已能正常的面對夏蕭,只是依舊沒有好臉色,也不可能再對夏蕭嘻嘻哈哈。見到句芒和曉冉,她朝他們挑了挑眉,夏蕭雖說有些不願,但還是點了頭,阿燭因此提着飯上樓,按着師父教自己的辦法再制一個護腕。

    和往常一樣,到了時間夏蕭和阿燭便休息睡覺。平時這個時候,曉冉會和句芒一同在院外,像一棵樹般度過漫長的夜晚時光,等待白晝的陽光。可今晚,她也待在自己的房間,和夏蕭一樣將護腕壓在枕頭邊。

    三人都在默默的等,等時機到來等夜深,可這種煎熬的感覺,令他們都沒有睡着。

    夏蕭是三人中最精神的,他閉着眼,可一直在想事。他和句芒都沒有說出上善的事,阿燭也沒有,那曉冉是如何知道的?夏蕭一直沒有問,只是默認帶上她。如果有她在阿燭身邊,句芒便能騰出手,他的戰力也將更強,可這又是一個謎團。

    莫非世上真的有如此精確微妙的心靈感應?夏蕭信,可不禁覺得奇妙。但腦海中的那個女人始終沒有說話,應該也是默許。

    離出發只有不到一個時辰,夏蕭一直在心中倒數時間,內心逐漸不安,似知有大事發生,可又難以阻止,只能硬着頭皮往前沖。

    最後半個時辰,夏蕭在被窩裡緊捏拳頭,時間一秒一秒的在他倒數中流逝。

    很快,他們都將踏上一段未知的路,生死難料,結局難知。夏蕭憋着一口氣,無論如何都要讓阿燭活下去,當然,曉冉也不能死,自己也得安然無恙,上善更是不能出事。所有人的性命,夏蕭都要保住!

    在黑暗中的那個女人面前,夏蕭依舊顯得無比貪心。可他瞞着學院,瞞着自己的家人,如果這樣都沒有一個不錯的結局,怎麼對得起陪自己冒險的阿燭和曉冉?

    最後一刻鐘,不知是心理作祟還是天地真的安靜下來,夏蕭聽到夜雨一瞬下落,如一把漆黑的刷子猛地降臨人世。夏蕭的心沒有因此平靜,反而為那最後幾分鐘着急。等待的最後總是格外漫長,一秒鐘都像過去許久,可時間終是會過去。

    手掌插進枕頭下面,拿出一個護腕,夏蕭將其戴上時,阿燭蒙在被子裡的眼睛睜開了。她能清楚的感覺到自己隱匿氣息的力量正在共享,隨後,這股力量又被另一個手腕拿走許多,令她有稍許的累。但她現在可是尊境幼齡的修行者,那種感覺並沒有多重,更不可能將其壓垮。

    曉冉一直在用元氣觀察夏蕭,當他氣息消失的那一刻便戴上護腕。等其門響,匆忙穿好裙子的她也打開門走出去。隔着客廳,他們對視一眼,曉冉見到夏蕭眼中有幾絲痛惜,也有幾絲堅決。

    背上包,夏蕭帶着曉冉出門,阿燭則摸了摸豆豆的頭,輕聲說:

    「等我回來,乖。」

    阿燭逃不過豆豆的察覺,她摸了摸它的頭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王者之神秘商店 吞天戰王 再睜眼,星途坦蕩 雪獸 超神學院之一生唯彥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