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五百五十八章 淚水濺在捲軸上(1 / 2)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當阿燭真的生氣並奪門而出,夏蕭才知道自己錯了。文師閣 m.wenshige.com但錯不在為上善着想,而在沒有最先告訴阿燭。他已做好一切準備,再告訴她就像缺少一樣工具,夏蕭相信阿燭最為這事生氣。當然,自己瞞着她也確實不對。

    先前夏蕭對阿燭說過,無論隱瞞什麼都不要生氣。可事情真的發生,夏蕭都找不到阿燭不生氣的理由,他確實做得太過分,以至於此時追出去都不敢牽阿燭的手,只是隔着很遠的距離,跟着她的腳步不知去何處。

    阿燭會怎麼選擇?

    夏蕭很怕她將這件事告訴前輩,這也是他選擇跟上她的原因之一,可更重要的還是道歉。但該如何說呢?夏蕭心煩意亂,她只是怕阿燭說漏嘴才遲遲沒有告訴她。可那種藉口,只是他不相信阿燭。

    手掌蓋在臉上,夏蕭長嘆一口氣,心想自己真不是個東西,這麼自以為是,卻弄得這麼狼狽。

    阿燭被他惹生氣,上善也陷入了危險。夏蕭早該知道的,阿燭就是阿燭,不是會一切順着自己的舒霜。他其實知道,都這麼久了,怎麼可能不知道?但每次做事時,他還是幻想着阿燭會無條件聽自己的話,自己真是太蠢了,大傻 逼一個!

    夏蕭在心中狠狠罵了自己幾句,一抬頭,阿燭已不見。氣息永久隱匿的她,只要離開夏蕭的視野,他便難以找到。而大街極長,她會去何處?

    夏蕭四處張望,似丟了整個世界,他跑到就近的幾個巷口看,可沒有她的半點人影,最後只有跑向食堂。阿燭心情不好的時候喜歡吃東西,早上有她最愛的肉包和茶葉蛋,她肯定會去海吞胡咽。

    一想到阿燭先前吼出聲的樣子,又想到他暴飲暴食,夏蕭便極為心疼,所以身形極快,可讓他更為焦急的是,食堂里並沒有阿燭的身影,裡面大媽也說,阿燭今天怎麼還沒來。平時這個點,阿燭早就一手吃着肉包,一手提着夏蕭的飯往回走了。

    夏蕭打飯還是少數,因為阿燭喜歡剛從蒸籠里拿出來的肉包。

    夏蕭沒時間回答,在大媽擔憂的目光中,他轉身跑出食堂,去了川連師哥那。夏蕭覺得阿燭不一定會去那,可還是準備試試。比起待在原地,不如多跑幾個地方。

    果真,在一個巷口,夏蕭見到阿燭。後者握着兩卷捲軸,眼淚濺在上面,看到夏蕭時還是滿臉委屈,眼淚更是不止。

    川連出了自己的小院,跟了過來,想知道阿燭這是怎麼了。他本來以為是夏蕭來,沒想到是阿燭,她哭得極凶,問她她還什麼都不說,令人擔心。不過見夏蕭站在阿燭身前,川連也就放心了。

    為了不讓這對孩子尷尬,川連退了幾步,遠遠的看他們。眼中,阿燭伸手,將捲軸交給夏蕭,後者接過,見上面的眼淚被其中元氣慢慢蒸發,開口便是道歉:

    「對不起,我錯了。」

    「哪錯了?」

    「我應該一開始就和你商量,不應該瞞着你,別生我氣,回來吧。」

    阿燭咬着下唇,重重抽泣幾聲,一頭撞到夏蕭的懷裡,緊緊抱住他的腰,發出抽噎的聲音。她很生氣,也委屈,眼淚濕潤夏蕭的衣服時,哭聲令夏蕭心疼,也令其抬起手抱住阿燭,輕聲安慰道:

    「真的知錯了,最後一次,對不起。」

    他的意思很明確,阿燭也沒有再拒絕,她哭了很久,隨後一同回小白樓時,終是牽着手的。這令夏蕭心安,他第一次將阿燭惹成這樣,即便此時都有些手足無措,每一句話都要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你所謂的所謂 魅,骨 神幻之最 吞天戰王 皇都十八號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