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五百五十七章 紙難包火謊難瞞(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曾經有個人不喜歡上善使用破壞及湮滅之力,所以這也是她第一次這般爆發。愛字閣 www.aizige.com

    在那股猩紅的龐大力量下,黑暗被撕成碎片,半點陰暗都為之消失。可不知黑暗中的那個女人使用了何等招數,夏蕭眼前的上善突然戰敗,失了最後一點勝算。

    戰鬥不知進行了多久,一切都很模糊,但上善咬牙時的真切表情和破壞及湮滅之力令夏蕭相信那是真實發生過的。如果沒有發生,誰也模仿不出那等幻象。可突然而來的無數鎖鏈,宛如罪惡的地獄之手,將上善狠狠捆住。

    上善被拴在黑暗的盡頭,似一種誘惑,令夏蕭只有上前才能見到她。她渾身是傷,處處都是淤青的暗紅色,極為虛弱的鼻息連其前一根頭髮都吹動不了絲毫。夏蕭看着,心中猛地一緊。每當他心中情緒有所變化,圖像便會戛然而至,一道重複了很多遍的話迴蕩在他耳邊。

    「這個人你似乎很熟悉,她實力很強,已至問道邊緣,行走於天下以享受着人間美景,可終究還是被我抓住。」

    語氣一變,幾絲玩昧皆成威脅。

    「要想救她,就獨自一人,哦不,你可以帶上那個小丫頭,那樣你們才能神不知鬼不覺的離開學院,來這片蠻人草原的最深處。當然,你也能告訴學院中人,但我不會讓你失望,舒霜能死在我手中,你的上善也能!」

    「想挑戰一下嗎?以她的性命為賭注!」

    話語如深淵,令夏蕭繼續朝下墜落,痛苦的情緒不斷朝他腦中涌去,令其無法抗拒,也令夏蕭極為清晰的看到舒霜死時的場景。

    那裡和夏蕭此時身處的環境一樣,皆是無盡的黑暗,一切都很迷茫,什麼都沒有,什麼都被封閉和鎖住。舒霜曾在其中毀滅,如發生在昨日,夏蕭至今都能看到一縷淡藍色的元氣如魂魄般飄動,可被無情的扯斷。

    黑暗傷人,其中的女人更是不會憐香惜玉,即便此時像在夢境當中,夏蕭也緊捏雙拳,滿是恨意。舒霜的結果無法更改,但不能讓上善也死在其中。無盡的黑暗裡,他聽到鎖鏈拖出極為駭人的聲響,看到上善露出無比痛苦的表情。那張面孔和舒霜無異,夏蕭心中的無名之火也依舊冒起。

    「該死!」

    夏蕭怒吼着,即便舒霜和上善是兩個人,那張面孔受到痛苦時的神色也一樣,他重新在黑暗中掙扎,帶着幾絲僥倖,瘋狂的吼道:

    「你究竟是誰?」

    夏蕭不懂,為何能將上善打敗的存在,卻沒人發現他的真實身份。

    那很難嗎?

    世上問道的人本就不多,要找到應該很容易才對。而面對他的問話,腦海中依舊沒有半句回答。就在夏蕭一如既往的只能放棄時,腦海中卻再次響起那道成熟女人的聲音,可和之前圖像中的聲音不同的是,這道女聲似有神思,正和自己交流。

    「我的身份你遲早會知道,可今天你必須做出決定。」

    「我會和阿燭去找你,可你到底想要什麼?我的命?」

    黑暗中的女人很是敏銳,她那個級別,就算條件反射也知道自己怎麼回答都顯得不對,因此什麼都沒說,就此消失,猶如人間蒸發。

    夏蕭無奈,緩緩醒來,看向窗簾外,還是凌晨。他在房間閉眼等待許久,笛木利沒有來,大師姐也沒有出現。

    她都和自己對話了,大師姐既然沒有察覺到?

    夏蕭對那個女人越來越畏懼,可她做這些,夏蕭隱約覺得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街口小店 雪獸 你所謂的所謂 神幻之最 端腦宇宙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