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五百六十四章 天邊已至眼前(1 / 2)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夏蕭苦笑,或許這是她無意中做出的戰略。599小說網 http://m.xs599.com什麼都不做就能令自己這般苦惱,也算她略勝一籌。

    甩了甩手,使勁閉眼後睜開,其上終於沒有那種濕漉漉的感覺,可它抖得厲害。夏蕭想從身邊的背包里拿出一顆藥丸,卻抖落在小獨角鯨的背上,欲彎腰可又低不下的樣子令人無比心酸。

    站在一邊的阿燭咬唇看着,極為糾結,可最終還是出於心疼,將那顆滾動的藥丸截住並放在手心,遞給夏蕭。見他手掌的異常,阿燭將其拈起,擺出要餵他的樣子。

    「幹嘛怎麼拼?」

    這已不是阿燭第一次問夏蕭這種問題,可他雙眼血紅,看着眼前的阿燭,心中有萬般話,可又不知該如何說,最終,只有一句對不起。但這種話,最不該在此時說,因為太過沒用,可夏蕭除了這句話,別的都開不了口。

    夏蕭都張開嘴了,阿燭的手卻縮了回去,令其抬起眸子看她。

    阿燭眼中帶着少許哀怨,臉上儘是委屈,問出那巨自己怎麼也不願承認的事。

    「你就是還愛她,對吧?」

    夏蕭不喜歡將愛掛在嘴邊,即便他真的愛,也覺得那個字說出口便變得世俗。但阿燭沒有那麼多顧忌,只是盯着夏蕭,見其搖頭,分明心裡好受了些,甚至和以前一樣覺得他很愛自己,可負面情緒就是難以壓制下去。

    她像一個瘋婆子,逼着自己的丈夫,令其按自己的心意做事,否則便抓狂,便變得極為不可理喻。

    現在這個時候不該這樣,無論從那個角度講都不該如此。

    阿燭知道,她選擇跟來,便是為了幫夏蕭,可她並非不懂道理。大道理誰都知道不少,從小耳濡目染的儘是道理,可若都聽進去,世上不全是聖人?大夏昔陽外,又哪會有那麼多屍骨從冬日直到現在才解凍?

    夏蕭的眼睛紅的可怕,給阿燭一種要炸開飆血的感覺,即便在夜裡,就着小獨角鯨背上的星光她也能看清。那種顏色,像熟透了的紅瓤火龍果,令她鼻頭一酸,連忙將藥丸餵進夏蕭口中。

    「對不起。」

    阿燭已沒勇氣看夏蕭的眼睛,她也不知自己是怎麼了,就像突然變了一個人。她想回到以前的樣子,能拉着夏蕭的手哼着他聽不懂的方言歌謠跳起身子,可那等平淡的時光似再也回不去了,只能留在記憶里。

    見着阿燭痛苦的神色,夏蕭也不好受,眼中落下的淚都是紅色的。阿燭看到,跪在他面前,雙手捧住他的臉,泣不成聲。

    藥丸化作一股暖流進入夏蕭空蕩蕩的身體,令其以極快的方式吸收着元氣,藥力也滋養着他,令其逐漸變得正常。可更為滾燙的眼淚不斷湧出眼眶,像以另一方式繼續乏累。夏蕭不知該怎麼安慰阿燭,只是以極為乾燥的唇,在她耳邊說:

    「一切都會過去的。」

    阿燭淚涕俱下,一個勁點頭,可夏蕭突然抽搐起來,令阿燭慌了神。

    「沒事,別碰他。」

    句芒在一旁提醒,見夏蕭高高抬起頭,硬着脖子,其中血管變得極為粗大,鮮血在其中流淌的速度極快。

    阿燭不敢靠近,短暫發揮的情緒被恐懼和不安繼續支配,可她清楚自己對夏蕭的感情,就像曉冉之前對句芒一樣不斷祈禱,希望他一定不要有事。

    元氣在恢復,夏蕭的元氣之樹正不斷恢復正常,他望着夜空,眼中不再是舒霜的面孔,而是上善。救出她,是他現在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惡魔專屬愛:丫頭,你好甜 海棠志 天諭召喚 網遊之重回歷史 你所謂的所謂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