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五百五十一章 心扉大開天自晴(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抬起螓首,大師姐深深注視那片海洋。墨子閣 m.mozige.com

    它是院長大人留下的意識,不會說謊,否則她定會覺得那道人影在胡說八道。不過神的事,豈是她能評判的?

    大師姐曾以為問道便是修行的巔峰,沒想其上還有境界,且自己摸不明看不透。而大荒世界的境界便如此,更別說傳說中的神!

    這一輩子是不可能踏入神之境界的,半隻腳也踏不進去。神界的門窗緊關,大師姐即便能看穿人世眾多,但在其面前,還是和夏蕭一樣,窺探之物極為模糊,且不知真假。

    自嘲當中,大師姐身姿婀娜的坐於冰蓮中生出的晶瑩冰椅上,眼前空中,是看疲了的諸多人影。

    每日批准出行命令和觀看諸多學子的實力提升便是她的任務,永遠停不下來。冰蓮也永遠會長出新的花苞,每一個花苞都是諸多教員的請求和交談,令她脾氣逐漸暴躁。但還要靜下心來回復,不能失了職責和身份之高雅。

    此處很晴,永世無雨,因為雨水皆從冰蓮之下的雲降。而其下的世界今日也很晴朗,特別在夏蕭和阿燭眼中,有一種撥開雲霧見光明的豁然感覺。

    「感覺怎麼樣?」

    夏蕭背着阿燭,將其一提,發梢皆揚。

    「開心!」

    阿燭的腳丫子在夏蕭腰邊兩側不停的晃悠,小手如拿着指揮棒,指揮着一場盛大的音樂演奏,是浩大是氣勢磅礴,由開心主導。

    今天是阿燭這麼多天來最高興的一次,因為她終是知道自己的身世。而且這個身世還那麼的出奇,對青年而言,異於常人總是件好事,他們怕的都是平庸。且關於神的事,怎樣都並非是壞事。阿燭腦迴路比較奇特,揪着夏蕭的耳朵,叫囂道:

    「夏蕭,你給我聽好了,本姑娘呢,雖然不是真正的神,可活的時間肯定比你長,若你現在不對我好,等你老了我就不給你飯吃。」

    「喲呵,你飄了呀,自己走下去。」

    「我錯了!」

    阿燭緊緊抱住夏蕭,就是不鬆手,開始撒嬌。

    「再背人家一會嘛,人家又不重。」

    「真是拿你沒轍。」

    「感覺就在山頂待了那麼一會,結果就到正午了,又到了激動人心的午餐時刻。」

    「等過了寒漠帶人就多了,別再說山頂的事。」

    「我偷偷給豆豆講總沒事吧?」

    「不行!」

    「它是小狗,又不是人。」

    阿燭委屈巴巴的,反正她不會瞞着自己的小獨角鯨和豆豆,她就要說!不過也害怕被大師姐發現,然後被踢出學院,所以抱着豆豆,在其耳邊極為輕聲的講。豆豆一對眼睛瞪得極大,什麼都聽不懂,不如雞腿、鴨腿、吃飯飯好辨別。

    「喲,又登山去了?」

    突然響起的聲音令阿燭下意識逃竄,試要躲到樹後去,卻撞到結實的樹軀,額頭上起了一個小包。

    「怎麼了這是?」

    「被嚇得。」

    夏蕭忍不住笑,聽一頭長髮披到膝蓋的老者問:

    「今天走到了何處?」

    「還是老地方,依舊上不去。」

    「彆氣餒,都是常有的事。」

    夏蕭點頭,帶着阿燭離開,如果讓前輩知道他和阿燭已去過,定氣不打一處來。不過山頂那個神秘的地方,越想越神秘,也越想越覺得純淨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魅,骨 端腦宇宙 吞天戰王 網遊之重回歷史 亂界之城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