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五百五十六章 原因(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前輩,怎麼感覺夏蕭有些反常?」

    「他最近遇到了些事,可能急着想提升實力。七色字小說網http://m.qisezi.com」

    「符師可沒有速成出來的。」

    「我知道,但相比武者,符師對他而言,更容易創造奇蹟。」

    符師考驗的是精神力的強大和元氣的充沛,恰好,兩個條件夏蕭都有,而且符師比武者不同的,便是能掌控多種五行之力。這是夏蕭最大的優勢,因此,他可以是武者,也能輕鬆成為符師,甚至不需要再做多少努力,研究符陣的結構即可。

    普通人通過手印學習符陣,而聰明人,總是通過符陣反推出手印,以此達到長期不忘。要做到那等程度顯然不是容易的事,但夏蕭做什麼都不顯得奇怪,因為他有那個能力,他創造的奇蹟已足夠多,本身便是一個不合理的存在,做出不合理的事反而顯得正常。

    在笛木利的拜託下,川連開始符陣的準備,孫仲磊甚至也加入其中,將長距離的空間符陣都納入捲軸當中。孫仲磊覺得笛木利做得有些過火,可後者搖頭,神色逐漸神秘,似有獨特的見解,不止說出的那麼簡單。

    「每晚都受折磨,白天若再不轉移注意力,恐怕他會自我垮散,還是做些事好。白天累些,晚上想的就少。」

    「師兄,符陣需要高度集中精神,他那個狀態,我建議還是放棄苦修的好,免得自討苦吃,落得個精神受損的下場。再說了,我也算和夏蕭相處過,他應該不會因為那種事陷入這般境地。更何況他至今都沒看到影像,還是說他已經看到,卻沒說出來?」

    「應該是還沒看到,可你知道他為何這般過激,甚至連作噩夢?」

    「是何緣由?」

    「大師姐初步判斷,給他留下影像的人,是當年黑暗中的那個女人。她曾在蠻人的草原上困住夏蕭,殺了母星龍和加娜兒,還有舒霜。」

    這個無比溫柔的三星神符師終於不再糾結夏蕭為何那般反常,而是心生起同情。他知道舒霜的事,加上兩位至親教員的犧牲,夏蕭會這般便不顯得奇怪。

    越是堅強的人,心中的柔軟越致命,那段過往對夏蕭而言,以噩夢形容再好不過,就是不知這噩夢何時能結束。

    「真是個可憐的孩子。」

    「我和他相處的時間遠超於你,知道那傢伙的注意力如何能轉移。所以,你若覺得可憐的話,就多給他布置些難題。」

    「好,但麻煩師兄多監督他,我的符陣是他耗費大半元氣都施展不出來的。」

    笛木利點頭,接過孫仲磊手中的五個捲軸。在剛才說話的間隙中,他已布置好五道符陣,這便是三星神符師,與問道並肩的存在。

    雖說只有五卷,但笛木利覺得夠了,若夏蕭真的好鑽研符陣,這些夠他研究半年而難懂。轉身離去,只剩孫仲磊一個人在原地嘆氣。他扶動長袖,捲起長衫,坐於春日走廊,以極為悲愴的語氣吟詩道:

    「故,天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長嘆息過,又搖頭道:

    「夏蕭,路難行吶!」

    夏蕭的路確實很難走,可現在顯現的,還只是那難路的一端。不過夏蕭很快會踏上那黑暗而滿是坎坷的道路,此時他在路前徘徊,自以為所做為對,其實確實為對,可事情的轉折總是令人難以捉摸。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開漢神紀 軒轅雨錄. 成敗一夢 等風易等你 我被哮天犬附身了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