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五百三十九章 昔陽的最後一戰(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天地皆冷,冰雪隨着刺骨的風見縫就鑽,跑進眾將士的衣服里,試圖將他們凍成冰塊,令他們連連打顫。筆硯閣 m.biyange.net可他們都望着軍前的夏蕭,望梅止渴般緊握着手中的冰冷鐵器,一次又一次的將睫毛前凍結的小冰塊擦掉。

    軍前的夏蕭化作一團火焰,矗立於乾坤大雪間,渾身熾熱的高溫令四周無半片雪花,阿燭也像抱到個火盆,不停往他身邊湊。可這一戰,將是收官之作,她已做好激烈作戰的準備,只是冷得厲害,一直發抖。

    夏蕭的目光透過迷人眼球的大雪,看到其後的大軍,他們正不斷摸索向前,似想發起奇攻。可在那之前,他朗聲道:

    「諸位,此戰之後,昔陽再無夏蕭。可在我歸來之時,希望諸位已將南商人徹底趕出我們的土地!」

    說完,他那把樸素的刀上燃起萬丈火焰,被其在空中舞動兩圈,隨後一劍掃出,氣勢浩蕩之浪猛地將前方冰雪融化,令空氣中遲遲徘徊着滾燙之氣。無數雪花成了雨滴,且被空氣加熱,滴下時打在眾多將士的甲冑上,濺出奇異的花朵。

    「衝鋒——」

    林天高喊着,算為夏蕭和阿燭送行,也讓出主位,令他們能沖在軍隊的最前方,以最為恢弘的氣勢和姿態,打完這最後一仗。

    大夏的將士跟着夏蕭和阿燭的堅毅身影,面孔迎向大雨,於其下前沖。滾燙的雨滴滴在他們全身各處,驟雨中的他們似被激活,之前僵冷的身體一瞬有了活力,步子邁得更大,握住刀劍的手掌更為有力。

    離開驟雨的一瞬,滾燙雨滴而成的熱氣在地面爬行蔓延,可渾身被淋濕的他們一離開驟雨之下,便被四處湧來的寒氣迅速凍結成冰,甚至試圖令他們成為冰雕。但南商人的鮮血會成為新的驟雨,只不過是以噴濺的方式,而非滴下。

    高溫的驟雨終究還是停了,就在眾人跑過之後,不過幾分鐘,它們便沒了溫度,鵝毛大雪又回到先前的姿態,似不斷起舞的舞女,以婀娜的舞姿似要征服所有觀眾。可南商人的鮮血永遠不會停止流淌,因為他們面前的敵人是一種恨不得將他們撕碎的傢伙。

    「殺!」

    又是這句話,夏蕭的心扉已被眾人喊出。他們以手中武器,於冰雪中砍斷對方的手臂和腿。當殘肢飛出,他們意識到極冷天氣下做到這般並不算難。因此,今天所有人都可完成一刀一劍可斷敵手臂的夢想。但自己也得小心,因為同樣身處極寒天氣的他們,很有可能遭受敵軍的殘酷打擊。

    很多將士還是第一次在大雪下戰鬥,因此興致勃勃,腦中幻想着少女雪中舞劍的場景,同時保持着身體的進退有度,揮舞手臂時從不留情。

    該是怎樣的少女,才敢於這樣的環境下舞劍?

    眾將士腦中極為混沌,可看到阿燭,終是明白,只有像她一樣有着強大實力和背景的人,才敢在這般環境下起舞。

    手持一柄三尺鐵劍,阿燭身姿輕盈如雪,她的栗色頭髮早已不用紮起,此時幾根飄到眼前,但又因為她極快的轉身飄到腦後耳間,極為颯爽,儘是無與倫比的英姿。

    阿燭刺劍,雲劍穿梭後轉身挑劍,一切有模有樣,在外人的眼中像極了可歌可頌,巾幗不讓鬚眉的女英雄。但其實阿燭內心很慌,怕被人傷到,因此很快退到夏蕭身邊,看其揮舞手中的靈器,猛地炸起千米雪地,令其上將士死於沸騰的熔漿。

    每個人都被自己哈出的熱氣擋住視野,可快速而來的修行者總是快到將其切斷。夏蕭很快鎖定南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天諭召喚 網遊之重回歷史 魅,骨 無敵寫作系統 雪獸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