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五百二十七章 無愧於聖字(上)(1 / 4)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姒易微微低頭,以此抵擋突然降臨的強橫氣浪。讀字閣 m.duzige.com自小,他就知道修行者在大荒的諸多利處和對一個國家的重要性。可記憶中,從未有修行者對他發起過進攻,所以此時那道鋒利的箭矢,晃到了他的眼。

    寒光令記憶回溯,至許久之前,那時的他,還能和矮小枝椏的木槿花對視,且它還未開滿雲縈宮內。那時父皇還在,他會在少有的空餘時間和自己去後花園散步,可不是哄他開心,或是誇他,而是教他一些自小便要知道的道理。

    黎民百姓都望子成龍,望女成鳳,更何況是一國之君?因此,父皇問姒易:

    「易兒,你今後是要繼承王位的,你可知作為帝王,最重要的是什麼?」

    姒易當時還小,可已能說出些道理。他覺得,對一位帝王而言,最重要的肯定是威信,可父皇搖頭,說威信之前是穩重。那何為穩重?又該如何去做?那個存在於遙遠記憶中的父皇,面對姒易的這個問題突然就伸出手,朝其雙眼戳去。

    姒易急忙閃躲,後退數步,眼眨不停,可父皇只是笑道:

    「這便是帝王最應有的穩重。看!你的臣子在此,無論面對什麼,你都需巍然不動。危險應由你忠心的臣子去擋,而你,要穩住所有人的心!」

    姒易當時愣了許久,可身邊的臣子如果是小人呢?父皇說,如果看不穿奸佞和忠臣,這個帝王君主必定有所欠缺。有的道理簡單,可要想明白,卻要感悟許久,思考許久。姒易在父皇駕崩後逐漸明白,也於酷暑至樹下,看樹葉梭梭而來,但眨眼是一種本能,刻意鍛煉不出來。

    可此時,姒易雙眼裡洋溢着堅毅和自信。他附身咬牙,穩住戰馬,那對眼睛始終盯着前方,從未有半點偏移。

    很多將士都已出聲,有的甚至不顧紀律,跑出隊伍,救駕心切。這個時候該躲閃,不必強求穩重。且就算有修行者出手,幫聖上擋住箭矢,可引起的氣浪,豈是他能抵擋住的?他們的聖上,不是修行者!

    大夏人心情急切,南國和射列人則大多佩服。可謝河林的眼神卻像看熱鬧一般,姒易這般逞強,還誇下海口,要殺百人,當真是痴人做夢。

    目光那頭風已來,冰雪緊隨。雖說姒易身邊竄出林天的迅捷身影,那支箭矢也已被攔,可果真有一道氣浪,穿過林天的元氣,從四面八方朝身後五十米處的姒易而去。

    「轟——」

    這道響聲在姒易耳中出現的比較晚,可當四周冰雪再一次被掀起時,即便入他的眼,在其眼中融化,他都未曾將其合上。那股執拗,是因為姒易不想放過眼前任何事物,他要將機會抓住,更要在自己首戰中發揮出自己理想中的作用。

    身旁有武者衝出,於將至的狂風中舉盾,擋在自己身前。令他雙眼中浮現少許欣喜,時隔多年,他做到了!這是姒易第一次如此,可有了首次,今後便能信手拈來,頓時冒出的自信,令其面色更為堅定。

    盾上元氣張開,幫姒易抵擋大部分衝擊,他胯下戰馬也因此未亂。諸多武者回頭,看向姒易時,都極為認可,可他尖銳的目光,在看什麼?

    姒易難以透過元氣看到遠處,可他眼中的林天身影,不愧是大夏百年難得一見的武學奇才。林天很年輕,三十歲上下,卻已坐上大將軍之位,可見其能力之強。此時在姒易眼中,他如大夏的寶劍,將那箭矢劈開,並將其甩到一旁。

    轟聲又起,可那旁的氣浪已被林天一手捏住,只令地面陷下一個極為渺小的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神幻之最 惡魔專屬愛:丫頭,你好甜 奧特曼格鬥戰記 街口小店 超神學院重生歸來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