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五百零七章 杯中有茶湖中無魚(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相比姒易的惆悵,夏家五人歡快得多。一筆閣 m.yibige.com他們知道身處戰場,隨時可能因為難以預料的攻勢和難敵的對手失去性命。可他們是修行者,是將領,比誰都有活下去的理由。但此時,還是因為一家人聚在一起的歡愉彼此相擁。

    戰場上,所有人都思念着自己的家人。一張畫像,即便紙張已黃且皺,都始終踹在兜里。戰場上人命最寶貴,他們活下去的理由,不止是為那一口氣,還有自己的家人等着自己。可不是所有人都能像夏驚鴻一家,上可陪伴上朝,下可至邊疆禦敵,羨煞旁人。

    「都下去吧!」

    見夏驚鴻等人如此高興,副官連忙讓侍衛下去,自己也坐到庭院,少有的閒暇,令他可以曬曬太陽,喝兩壺茶水。不過戰場待久了,再好的茶喝起來都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永留於齒間。

    「來,背包給我。」

    夏旭將夏蕭和阿燭的背包脫下,放在一邊,迫不及待就是一個懷抱。不過他抱過夏蕭後便停下,阿燭卻大大方方的上前,令其一愣看過夏蕭,在其笑時,夏旭才張開雙胞,輕輕抱住自己未來的弟媳婦。

    阿燭又拿出她的厚臉皮,擺出都是一家人,抱過夏蕭也要抱自己的樣。她這般開朗活潑的樣子,令第一次見的夏婉極為好奇,連眨了眨眼,似見到什麼稀罕物。不過她夏家確實沒有這種性格的人,似瞧見她眼中的光,夏蕭介紹道:

    「姐,這是阿燭,我在信里提起過。」

    阿燭不知是哪封信,可聽到夏蕭提起過自己便高興,她也是被夏蕭寫進信中的人了。

    「姐姐,姐姐,夏蕭在信里怎麼說我的啊?」

    「她說你長得俊俏,甚是喜歡。」

    「真的?」

    夏婉微點螓首,笑靨如花,夏蕭則毫不留情的潑冷水。

    「二姐,不用給阿燭留面子,我分明說她胖來着。」

    「怎麼能說女孩子胖呢?而且阿燭不挺好。」

    「就是就是!」

    阿燭和夏婉站在一邊,對他連吐舌頭。她這般搞怪的樣子,為夏家增添幾分缺失的生機,而後他們坐下喝茶,聊起先前的夫青。那麼一位強者,身為將領的夏驚鴻自然關心,可對家人,夏蕭向來不隱瞞任何,順便說出自己這幾個月的經歷。

    作為一直陪伴在夏蕭身邊的人,阿燭知道夏蕭經歷了什麼,也能聽出他只說了一部分。這樣不讓家人擔心的夏蕭令阿燭發自內心的佩服,因為如果是她,肯定早就哭了,要哄哄才能好的那種。

    夏蕭什麼性格,一家人比誰都清楚,所以只信一半,另一半怎麼誇張怎麼放大,因此眼裡全是心疼。不過他們知道說也沒用,現在的夏蕭,已不需要他們提醒,他能做的和將要做的,都是他們做不到的,所以他們只有理解和祈禱。

    聊過許久,夏蕭百毒不侵這事值得他今後橫着走。不過也像他所說,都拜夫青所賜。後者雖說不是好人,有弒師之罪,可現在追究身份已無作用,能幫到他們就行。

    說完這一系列的事,夏蕭才問:

    「二姐,你怎麼到這來了?」

    「聖上知道撤退的計劃是我出的,便想讓我出謀劃策。可俞谷離這太遠,一直寫信難以考慮到實情,我便過來了。這樣也好,能陪着你和父親大哥。」

    「南國的那些人能讓你走,真不容易。」

    「他們都清楚,大夏和南國的命運早已相連,即便不想承認,可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亂界之城 雪獸 再睜眼,星途坦蕩 北風歸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