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五百一十六章 根在泥中在暗處(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不可能!」

    這是夏蕭給出的答案,他還說出自己稍稍就能想到的事,雖拙可有理。讀書都 m.dushudu.com

    「你應該懂得,即便沒了根的軀幹,只要插 入大地,有百姓將士化作的甘露,也能重新長出根,雖說稚嫩脆弱了些,可並非離了你活不下來。」

    「它搶奪營養的力度不及四周大樹,早晚也會死。」

    「那新長出的根就再為粗壯一些!」

    老者罷手,轉身欲走。

    「我已通知到位,若你執意要做不利於大夏的事,我定會教訓你。」

    「盟國之首就該擺出應有的樣子,南國射列的軍隊也是人,他們若有不利於大夏之心,我會第一個衝上前,殺他個片甲不留。可若是他們出於好心,我定不會讓他們心涼,就此對大夏失望。」

    夏蕭盯着老者的背影,逐漸朝外走去,聲音卻未散,像某種難以擺脫的噩夢,始終都在夏蕭心頭腦中環繞。

    老者這次沒有回答,他比夏蕭更確定自己想做什麼,應做什麼,該如何去做,且如何達到目的。所以他以沉默回答夏蕭,也告訴後者,不要和自己作對,否則必將遭受帝軍的針對和報復。

    毒老聽老者的話,他定不會來找夏蕭,他現在的實力做不出什麼事來,老者只是擔心毒老做出偏離自己計劃的事,他畢竟是個外人,不容缺失又難以控制,只有通過夏蕭。可夏蕭於燈燭中的眸子十分堅定,當即也走出門,找夏驚鴻去了。

    帝軍神秘,夏驚鴻尚未和其中人打過交道,也並未接到過以帝軍名義下的命令。可它確實存在,當年大夏賽選,到達帝都斟鄩卻沒能被學院選中的人大多都加入了帝軍的長期訓練。他們常隱藏於黑袍下,似不可見人,也是一種隱藏感情的方式。

    聽過夏蕭的詳述,夏驚鴻面沉如水,言語間儘是擔憂。

    「他們的冷血和有違人道早已聞名,可若是不走他們的路,後果還未知。」

    夏驚鴻和夏旭的實力能輕鬆自保,可婉兒遲早會離開他們,還有遠在家中的蕭蓉,都有會被侵害的可能。但放任南國和射列國的人去死,一是夏婉回到南國會不吃好,二是有違良心,令他們無比糾結。

    「蕭兒,這件事我不能入手,夏家軍也不能參與。」

    夏驚鴻百般糾結才說出這等話,看向夏蕭的眸子都躲閃起來。自小,夏驚鴻就教夏蕭辨分黑白,可當前位於暗處,卻難以向前。不過不是他不敢,而是不能,要想明處的人安全,就必須有人站在暗中。

    夏蕭懂,可心頭有一股說不出的滋味,似人世如此,實在令人失望。

    「父親,樹木向上生長,始終都有一個大致的方向,因此大多筆直。可向下生長的樹根一旦歪曲,便會一直在黑暗裡亂走,不知迷路到何處。你說,我是否該插手其中?」

    「我不能入手,是因為婉兒和你母親。夏家軍不能參與,是因為他們是我的兵,鎮守荒涼北境多年,已足夠苦,我要將他們帶回去。至於你,你現在不僅僅是夏家夏蕭,還是學院的夏蕭,更是走首教會教皇之徒,你大可不用顧忌那麼多,趁着身後的勢力,盡情去做吧,即便牽連到我們,也不用擔心!」

    夏驚鴻為人正直,可匡護正道這種事,他要交給夏蕭。就此,他爺倆一前一後,徹底轉換了原先的陣型。

    「老爹,你知道我的,我並非是個濫好人,南國和射列里也有一些傢伙令我很反感,可這事……」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魅,骨 諜戰情網 網遊之重回歷史 亂界之城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