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五百八十二章 沒有問題的答案(1 / 2)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阿燭目光閃躲,沒有回答,她至今都不想承認那等現實,笛木利卻沒有猶豫,回答道:

    「胡不歸死了,留下的東西給了阿燭。文師閣 m.wenshige.com虛雲圓寂,幫你鎮壓住了魔氣。」

    頃刻間,又是極強的天旋地轉,夏蕭早已厭煩這種感覺,可心痛到說不上話。

    自責!

    無盡的愧疚不斷生出,不斷在夏蕭身體裡徘徊,似要將其擊垮,令其散作一團。可他抬頭看笛木利時,渴求着一個沒有問題的答案,他早已知道自己入魔後會有更大的代價才能回去。可當時的他沒有選擇,正如此時沒有能力令前輩復活。內疚令他喪失平時的精氣神,這一番折騰,他身心盡瘁,疲憊不堪。

    「夏蕭,有的事沒有答案,但追究到底,都是那片黑暗闖的禍,和你無關。」

    「前輩,那我該怎麼辦?隨你回去再尋辦法,還是走走別的路?」

    「別的路?」

    「先前那個黑暗中的女人告訴我她所做一切都只是為了將我變成她的同伴,所以才沒有殺我,也沒有傷害阿燭她們,可我總覺得事情有蹊蹺。一切的一切,都來自靈契之祖,東海之東的起始大帝也曾極為悲慘的控訴過靈契之祖的罪行。」

    「你說什麼?她想將你變成她的同伴?」

    笛木利心中本就有很多謎團,以夏蕭的實力,就算將外界的所有力量都借用,都不可能在那個女人手中活下來。但他安然無恙,只是入了魔,原來,她對夏蕭的覬覦已不是殺死而是同化。

    「你準備怎麼辦?」

    「我想走進去,找找自己想要的答案。」

    笛木利的第一反應是拒絕,走進黑暗再想出來便太難。可夏蕭墜入魔道,此時已在黑暗中,註定看到一些他們看不到的東西。就像先前的虛雲,誰也不知他為何那麼堅決,就在短時間內選擇幫助夏蕭。興許是他見過了太多黑暗,不想讓悲劇重演。

    面對黑暗,誰也不知其中究竟有什麼,就連那位活了許多年的教皇大人,眼前也蒙着一片霧。

    若不走進去,怎能看見?可派夏蕭去,真的可以嗎?

    笛木利也糾結,若是尋常弟子,像夏蕭先前那般恐怕就要面對死亡的制裁。可他是夏蕭,是背負靈契之祖烙印的男人,死在此處實在太過可惜。可他此時提出的要求和說的話,也令人覺得極為不可思議。

    「前輩,我知道自己回不去了,起碼現在的我難以擺脫這股力量。但即便是死,也要死的有價值一些,我想找到真相,想弄清楚這一切究竟是為何。希望您成全我!」

    「你要弄清楚什麼?」

    「關於靈契之祖的事,她和南海之南的那縷黑煙,也就是曾經的荒獸王雀旦,影響極為深遠。而且那個女人自稱雀旦的後代,她也是荒獸,我感覺她背後有極為龐大的組織做支撐,荒獸很多時候和人一樣!」

    「雀旦的後代?」

    這是笛木利從未知道的事,可夏蕭忍着頭疼眼花,接着說:

    「她所做的一切都和雀旦有關,可南海之南的那縷黑煙究竟是另一片大陸的神秘生物還是雀旦我們不為得知,這是需要投入黑暗才能知道的事。」

    「你這麼執着,是為了胡不歸和虛雲?」

    夏蕭被這一問,當即愣住。他沒有力氣捏緊拳頭,可點了點頭,帶着微弱的哭腔,低聲說:

    「好人不能白死,我必須將這些搞清楚。」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網遊之重回歷史 天諭召喚 超神學院之一生唯彥 街口小店 霸道校草王俊凱:甜寵乖乖寵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