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五百八十一章 早已下定跟隨的心(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身為學院教員,我始終都在幫我的學子逃出深淵,可你們只想殺他。隨夢小說網 http://www.suimeng.co/是我的失職,還是你們太過冒進,以至於亂了分寸,露出狐狸尾巴?身為前輩,你不分青紅皂白的出手,口裡嘴中只有殺,你說要除魔道,可你的樣子便是最大的魔,是心魔!是有鬼!」

    「你究竟在隱藏什麼?擎天宗又在隱瞞什麼?這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宗門?你這種沒有明辨是非能力的人,只會倚老賣老,又究竟為何能坐上副宗主的寶座?身為前輩,你無德無能,只為一己私利,甚至可以說只為一時之快,或被仇恨蒙蔽雙眼,便要殺夏蕭。」

    「你們未到時,夏蕭尚且有自己的神智,可被逼得成了現在這個樣子。你們說自己是正道,那為何殺其體內靈獸?你先前下手時本可以停下,為何故意慢一個動作?你當時的目標,本就不在夏蕭身上,而在將其身邊人殺掉,以此激怒他!」

    笛木利盯着國字臉的男人,令事情發酵到一個他們無法反駁的程度。可笛木利還沒有結束,直言罵道:

    「我尊你為長輩,你卻忘了自己幾斤幾兩,莫不要說一切皆是巧合,你們前來,分明就是針對夏蕭!我可否大膽猜測,你們這些傢伙,和那寂靜世界中的魔沒什麼兩樣,心懷鬼胎,不知要做什麼。可我告訴你,夏蕭就算死,也會死在我學院人手中!我們就算教出的是孽障,也不由你們動手!你們這些聒噪老狗,牲畜不如的傢伙,沒權力動其一根指頭!」

    「你是否有些太自大?你口中的靈獸,早已隨夏蕭有了魔影。」

    鋒利的劍氣猛地升起,可被笛木利自身的力量及手中這把特殊的劍繼續壓下。仰起頭,潘老頭子有些沒想到他的實力既然能從那麼高的角度將自己壓住,那他該如何反駁先前的話?

    老頭子有些沒想到,笛木利既這麼敢說。雖然他說的沒錯,可有的事說出來便變了味。即便此地人不多,可他必須為自己爭得個答案。

    「你不必說,我心中自有答案!而你擎天宗,早晚將遭受各方勢力的審視。你們隱藏的東西能逃過我的眼睛,可能逃過大師姐的?能逃過大師姐的,又是否能逃過教皇的?你們這個所謂的神秘勢力,每一次出現都打着正義的幌子和旗幟,可今日一見,甚是失望!」

    「真要將臉皮扯破?你所看到的,不過是冰山一角,就此推斷出一個勢力的強弱或立場,未免太過草率。小輩尚能因自己的認知不足而說錯話,可你這麼下去,別說繼續做山腰之主,將你逐出學院,都是應該的事!」

    「那是我學院副院長該做的事!你還是先顧好自己吧!」

    笛木利說罷,將潘老頭子壓制住的元氣盡數撤去。這時,太陽才恢復原本的顏色,可其中的光,和平時沒什麼兩樣但也顯得極為奇異,甚至有些神秘,像藏於外物前的面紗,被虛雲收入眼中。

    他人的主觀判斷向來和客觀事實有一段極為遙遠的差距,可笛木利此時說的,不能完全不當回事,也不能全當真。

    在亂中追求平衡的過程中,虛雲似悟到些什麼,而後單手於胸前豎立,嘆息聲極重。

    這世界和他想得有些不一樣,可他不知如何改變,也難以揪出事情背後的真正現實。而胡不歸一死,是一代人的悲哀,也令他無聲悲泣,佛沒有七情六慾,可他終究是個人,否則豈會入魔道?

    肥胖的身軀盤坐在地,虛雲在笛木利與潘老頭子怒聲呵斥時找尋着一瞬安靜,他們各自表達着自己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諜戰情網 你所謂的所謂 吞天戰王 霸道校草王俊凱:甜寵乖乖寵 魅,骨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