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五百八十章 以一命換一命(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和尚,你來得正好,給學院這些個書呆子講講,這個夏蕭,此時是否還有回頭路。樂筆趣 www.lebiqu.com」

    雙手背後,潘老爺子顯然沒有再動手的意思,畢竟虛雲也是墜入魔道之人,他應該懂得,世上最難走的路不是險峻的陡峭山路,而是魔道之路。他算墜落者中的一個例外,沒有一直沉淪下去,而是在其中保住了自己的佛心。

    這樣的人終究是少數,且夏蕭此時的狀態給人一種希望全滅感,難以再令人相信他。不過在胡不歸和笛木利拉回夏蕭,以玉澤劍氣將其束縛時,虛雲搖了搖頭,長嘆息道:

    「夏蕭的確是修行方面的奇才,可我早些年便提醒過他,臨深淵而行,定要小心,莫要誤入其中。可他當前的狀態,靠近正道的希望……十分微茫。」

    虛雲與夏蕭有過一段時間的相處,他對後者十分看好。可萬萬沒想到,他感受到的這股滔天魔氣既是他!所以,即便他不想說出這等判斷的話,還是下了結論。

    超乎意料引得震驚,可虛雲很快接受這個現實,似又覺得平常。走在最光明之處的人,一點黑暗便能將其拉入深淵。其實夏蕭並非虛雲想的那麼脆弱,可他經受的事,又有誰能猜到?

    玉澤色的囚籠里,夏蕭張開嘴,如野獸般齜牙嘶吼。他還沒完全展現自己的威能,還沒將那目標砍死並將那團異常龐大的生靈之氣吸收。可四周的劍氣鋒利,阻撓他身,困擾他心,令其嘶吼聲連連。

    他在本能的發泄怒火,像野獸一樣將滿腔的憤懣之氣釋放出去。野獸不會隱藏自己的心事,可他的種種表現,在虛雲及眾人眼中,都是必死的原因。夏蕭已成自然的風暴之眼,形成大風是本能,沒有為什麼也沒有緣由。

    阿燭害怕夏蕭嚎叫出聲,她覺得夏蕭每多一次這樣的行為就離自己更遠一步。可她難以阻止夏蕭,笛木利在胡不歸的眼色下將空間封鎖,令聲音無法傳出。可夏蕭的模樣,依舊像籠中魔,而非一個人!

    安靜的幾分鐘變得格外漫長,潘老頭子還是出聲,沒有任何的留情和謙讓,不顧顏面不顧半點微茫的希望,提高聲調,令天地皆是他的聲音,似一種權威,也表他對除魔的堅定心智和願望。

    「和尚也開口了,那夏蕭的命,你們是該交出來了吧?」

    「虛雲,你口中的希望微茫是多少?」

    胡不歸與虛雲當年因為一場誤會結交,不算摯友,可也是老相識。現在情況特殊,夏蕭的處境更是尷尬,胡不歸希望通過虛雲的幾句話保住夏蕭,可他臃腫的雙臂抬起,卻難以在肥胖的胸前合十,最終只能單手做出一個佛禮,顯得異常可憐。

    「貧僧已入魔道數十年,壽命將盡,定毀於自身炸裂。前些年,魔道之氣還不至入心,可當前佛心已難抵魔勁,估計今年雪落草原時,便會隨一道轟響聲而去。」

    虛雲對夏蕭沒有提起支言片語,只像在說自己,可其實話里行間都在說夏蕭。一旦魔氣形成,開始侵占身體,且魔性戰勝理性,這個人基本便是廢了。虛雲從未那般,也落得這樣的下場,更別說夏蕭此時已無半點人的特徵,那雙眼裡,只有殺戮和瘋狂。

    至於那微茫的希望,只是無法找尋的無端奇蹟。

    「真的只有這樣?」

    胡不歸心中不甘,他最後的生命該用以教誨自己的弟子,而非眼睜睜的看着他入了魔道,再也無法恢復正常。可虛雲點頭,似一記堪比蒼天的重錘敲在他的心頭,令其佝僂身形難以站穩,身體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軒轅雨錄. 開漢神紀 時空位移者 逆天毒妃:邪王別離我太近 赤紅的血杯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