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五百七十一章 與魔無緣與魔斗(中)(1 / 2)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曉冉在空中扭動身體,頭部朝下快衝而去,四周前來的怪物皆被雷電轟炸,在陰暗的天色中化作殘忍而閃亮的煙火,和先前女人施展的一樣令人眼前一亮。讀字閣 www.duzige.com可威力差了太多,也難以扭轉當前的戰局。

    阿燭的元氣不夠強,便和那猴子般的邪物扭打在一起,沒有曉冉輕盈而迅速的美感,也沒有夏蕭那般滿是戾氣的單純廝殺,只有狼狽可言。

    至於一邊的上善,早已被怪物包圍,它們以利爪和尖牙撕咬她的身體,可後者的實力,令他們半點肌膚都刺不穿,也流不出半滴血,只是被這些傢伙包圍起來啃有些不是滋味,令其極為厭煩。

    「滾!」

    上善的身體無力,可一腳蹬飛一象獸,令那張在象獸腦袋上的人臉滿是驚愕。等緩過神,已至數千米外,且身體不斷蹭過,磨掉半層皮。

    各種怪物的叫聲極為嘈雜,無比刺耳。依上善平時的性子,這些傢伙被其碾成沙礫都不為過,可現在力量恢復不了,只能咬碎牙忍受。可忽然到來的雷霆大翼將它們掃過,而後風起葉落成箭矢,瑟瑟刺退數十米的妖物,令上善得以坐起身,重重喘了口氣。

    拉起阿燭,曉冉將其護在身後,四周的腥臭味令其眉頭永蹙,甚至有些想吐,可面甲依舊面沉如水,沒有絲毫改變。她還要再殺三百人,可慢慢,即便她的身形再快,也無法在保護阿燭上善的同時殺敵。不遠處的夏蕭更是模樣狼狽,渾身是傷。

    夏蕭很清楚,無論三女表現的如何,現在都只有他保護她們的份,自己則在生死中滾爬摸打,一切也只能靠自己。他動作很快,身體所立之地,如劃出一條直線。這條線的一邊是阿燭三人,另一邊皆是怪物。

    這些傢伙不會傷他,也不會朝他發起攻勢,可每一次抵擋,都令那蟹爪長角劃破他的皮膚,滴出些血來。

    即便受傷,夏蕭也在等,等實力恢復到足以施展強橫的招式,可現在還不是時候。因此,狼狽的樣子還需保持一會,但夏蕭已習慣傷痛。這樣的人倔強堅定的可怕,猶如厲鬼,知道自己沒有性命,所以無需害怕,怎樣的招式都敢用肉體去接。

    「吼——」

    一道龍吟聲猛地迴蕩於天地,只見,一壯碩男子雙手敞開自己的長袍,令胸口的龍首扭動活躍起筋骨,而後高聲嘶吼,張嘴噴出一記龍息。

    龍息以宏觀之勢沖向阿燭和上善,令夏蕭毫無猶豫便沖了過去,而後雙手舉刀,斬下時欲將其斬斷。可他釋放出的力量實在太弱,根本抵擋不住。

    蓬!

    火焰極為囂張的引燃,一瞬令夏蕭被包圍。阿燭和上善看着,不禁皺眉,可他在熊熊燃燒的火焰里,只是將手中的刀插入地中,而後扯下背上的包,將其中數多捲軸一同倒出。捲軸橫七豎八的躺着,不等夏蕭整理,他已以一道特殊的呼吸方式引得天地元氣開始朝其而來。

    「嗯?」

    女人感受到了一股奇怪的波動,來自被自己製造的玩具中心。那裡的夏蕭像一根蠟燭,想點亮整個黑夜,無奈力量不足。可突然澆來的油,令其瞬間大漲明亮的光,險些將整個黑夜照亮。

    瞧見夏蕭施展這種力量,女人不再叫好,而是連連咂舌。如果說先前的符陣只是外在的力量,那此時這道招式便是內在之力,是夏蕭領悟出的力量。

    沒錯!

    當年見到靈契之祖後,夏蕭便有了感悟,這道招式,由他模仿靈契之祖而來。雖說他難以和其一樣調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亂界之城 雪獸 穿越之無限錄 你所謂的所謂 奧特曼格鬥戰記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