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五百七十五章 學院永遠不會讓我們失望(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夏蕭,你心心念念的前輩們來了,你不是心懷僥倖嗎?大可去試試,看他們是否會幫你度過難關,脫離深淵,還是將你葬送於此!」

    此話似警鐘,令夏蕭雙眼猛地睜開,但其中散發出的光,也可以說他看到的光,已和以前不一樣。燃武閣 m.ranwuge.com夏蕭有些淡淡的畏懼,有些心虛,難以面對前輩,他眼前的一切都從原先的色調成了浮動着的鮮明生靈之氣。

    那些光團是力量是食物,對飢腸轆轆,還未吃飽的他有着莫大的吸引力。可夏蕭咽了一口唾沫,即便口乾舌燥,內心有着極強的需求,但還是忍住。自己的這般變化令夏蕭隱隱後怕。

    他以為自己是個特殊的存在,即便入了魔道,也能變得稍稍特殊。可沒想到,他和常人一樣,墜入魔道後看到的生靈都是或可口或低賤的食物,在他眼中永遠都只有大致的模樣,他甚至看不清朝自己走來的阿燭和曉冉的臉。她們覺得夏蕭變化不大,也不害怕,殊不知後者已沉浸在恐懼的海洋難以自拔。

    夏蕭不知何時已站到小獨角鯨的背上,阿燭和曉冉詢問着他的狀態,他也逐漸用元氣壓制着自己心中的那股衝動,令自己能像往常一樣。可他遲遲沒有做到,因此煩躁不安,甚至面露慌張。

    「你怎麼了?」

    阿燭握住夏蕭的手,那股冰涼的觸感,令其眼前模糊的光團終於逐漸成了人形。夏蕭不可思議的看着阿燭,看着她那張擔憂的小臉,內心有萬般情緒正波動。他對不起她,也離不開她,以前隱匿氣息以躲過黑暗的眼睛,現在壓制魔道之力,像註定要虧欠阿燭。

    阿燭是上天賜給夏蕭的禮物,令其身處黑暗,滿心驚慌時有了慰藉。他抱住她,是大戰之後的慶幸,也是另一段路的開始。

    「沒事,沒事。」

    夏蕭不斷重複着,以讓阿燭安心。曉冉在一邊看着夏蕭眼含淚花,無比揪心。可這一切總算要結束,前輩就算再痛恨魔道,也不會直接對夏蕭下殺手。曉冉有那種信心,而後和夏蕭一起,順着上善的目光望向南方的天空。

    那裡有三道流光射來,追星趕月,無比迅速。可在此之前,身邊的空間已泛起劇烈的漣漪,其中走出一面色嚴峻,溫美如花的絕美女子。

    「夏蕭!」

    大師姐的呼喚是焦急也是擔憂,夏蕭本該聽之高興,因為自己的靠山終於來了。只要大師姐在,當前世上的任何敵人,都不足以威脅他做不想做的事。可因為魔道的關係,夏蕭內心一震,看向她的目光都變得畏懼。其中還藏着一種陰暗對刺眼光芒的躲閃,似面臨起天敵,令大師姐見到咬牙以釋元氣。

    四周空間,雲層及深淵皆被大師姐看了個遍,她找到隱匿在暗處的女人,猛地將其拉扯出來,隨之進了寂靜世界。

    大師姐無比氣憤,毀天滅地般調動起破碎的桃林,以那無數花瓣和枝椏,欲將這黑暗刺成蠻適合血窟窿的廢物。

    夏蕭可是遠道而來者,既入了魔道,那深淵一旦墜落便難以走出,起碼至今,沒人墜入魔道卻依舊保持着正道之心且被世人接受。也根本脫離不得,從墜入魔道的那一刻開始,早晚都會成魔,所謂的正道之心只會將時間延後。而且若夏蕭不走回來,連學院都進不了。

    學院百年的規矩和結界,才是最讓大師姐為夏蕭痛惜的。在他輝煌時,學院令其更耀眼,可當前時刻,卻將他拒之門外,強行闖入,或許會引起沉睡的守山之靈。那是院長大人留下的寶物,可當前已難以給夏蕭說。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超神學院重生歸來 皇都十八號 神幻之最 你所謂的所謂 時時戀你于楓中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