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四百五十九章 恨不得追到帝都(1 / 2)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夏蕭的右手極為僵硬,因為始終握着神劍,不敢鬆手。七色字小說網http://m.qisezi.com神劍是力量是防禦,令其珍惜,而其上有塵埃有血,像一種玷污。他以黑紫色的元氣清洗自己的身體,一塵不染,劍身若鏡後才回到自己的金屬殿堂。可夏蕭還坐在這等污穢之地,時不時飄來的黑煙令他喘息困難,甚至有種窒息的感覺。

    身上的甲冑隨着神劍的消失化作幾縷煙塵,先前儘是破裂的甲冑顯得他格外狼狽,可此時消失,露出其下衣袍,更令他看着沒半點神氣。

    夏蕭衣衫盡濕,和鮮血一起黏在皮膚上,令他格外難受,可雙臂已沒力氣將其脫掉,就這般濕漉漉的坐着,一時做不了任何事。

    頭盔和面甲消失時,夏蕭那張滿是乏累的面孔才被眾人見到。士卒們將夏蕭當做絕世強者般看待,可沒想到他也會如此狼狽。那對時常冷靜的眼睛先前受到元氣的擠壓,全是紅斑,臉上汗水和鮮血混在一起,又在空中的黑煙和泥土下變黑,和他們沒什麼兩樣。

    士卒們見之,莫名有了動力,似乎覺得夏蕭都這個樣,甚至站不起來,自己有什麼頹廢不往前沖的理由?起碼要和他一樣時才能坐下,在極為混亂的戰場享受片刻的寧靜。

    夏蕭身邊的泥土和岩石震動的頻率很高,那是無數士卒往前沖的緣故,他們恨不得將這支軍隊追趕到南商的帝都去,將他們趕盡殺絕。

    雙腿擺動的頻率很快,夏蕭呼吸卻極慢,為防南商人下手,曲輪境的強者將其帶到後方,和戰場上的很多傷兵一樣入了一頂白色帳篷。而他原先所坐的位置前,是排列整齊的射手,他們間隙極大,以便士卒通過。

    「放!」

    揮舞小旗的將領將滿腔怒血都聚集在落手指揮這一動作中,似揮下的不是手臂,而是鍘刀,鍘斷的是南商人的狗頭。

    空氣被弦彈出極響的整齊聲音,其後箭矢升空,掠過空中偌大符陣。當即,如有風隨行,令其射程有了極大提升,威力不減反增。

    射列國的射箭之術流傳千年萬年,無論是弓還是箭,都經過歷史的反覆考驗。當前,這些射列國的射手們忘我的放箭,一陣陣急促的弦響聲中,箭雨急促,將逃走的南商劃分為二。數萬人被箭雨攔下。那密集的箭雨,頂着盾都走不過去。雖有修行者頂起元氣,可又被大夏的修行者衝垮。

    這是一個建橋過河,又被人毀橋的反覆過程。南商軍隊大部分已走,而箭雨如刀,兩邊已如陰陽相隔。

    「起——」

    南商的修行者雙手結印後舉起手掌,似抬起極為沉重之物。而箭雨下,岩石簾卷,如成一極長的通道,為南商士卒提供一個活命的機會。先前有太多機會被浪費,也有一些機會被大夏阻斷。因此,這能令數十人並排走的通道,頓時成了南商士卒的希望。

    「快,衝過去!」

    將領開口,立即有人衝進這足有百米長的黝黑通道。通道漫長,將士一瞬湧入,而頭頂的尖銳聲和動靜,令泥塵不斷落下,令他們暗自心驚,覺得它隨時會崩碎。

    「跑快些!」

    即便再慌亂,也是南商的士卒,骨子裡的紀律令他們跑得極快,可一道綠色的流光,在沖在最前面的士卒見到通道外的光時,被身後的氣浪撕碎。這支箭矢不知從何處射來,攜帶極為磅礴的木行元氣。它在接觸岩石通道的一瞬,堅硬的岩石土崩瓦解般散成一地。

    岩石破碎,藤蔓則於其中為刀為劍,朝四處而去。它還掀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奧特曼格鬥戰記 穿越之無限錄 王者之神秘商店 無敵寫作系統 火爆小鳳凰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