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四百六十五章 夜黑糧草火焰高(二)(1 / 2)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姒天華和楊鋮面面相覷,愣了半天,鬍子都氣偏了,這麼快就找到了?

    夏蕭找到還能理解,畢竟那預言中的遠道而來者一詞,雖說奇幻了些,可他們這個程度的修行者知道那些為真,所以不算驚訝。筆硯閣  www.biyange.com可阿燭的實力還不到尊境,擁有隱匿氣息的神秘力量不說,也找到了上山的路?

    阿燭沒看出二人的疑惑,只是和他們對視時笑嘻嘻的說:

    「師兄放心,我會加油修行的。」

    她笑得很甜,姒天華和楊鋮心裡卻直罵娘。大荒啊大荒,為何刻意折磨我倆?沒找到自己的路就算了,還遇到這倆傢伙,當真是打擊人。比起夏蕭和阿燭,他們當之無愧是廢物!

    姒天華和楊鋮身為前輩的所有底氣和驕傲都盡失,他們面露苦澀,看得夏蕭也不好開口。若是別人,他或許會轉開話題,可此時沒有,他只是將手放在阿燭頭上,輕輕揉動。夏蕭這個動作寓意很多,阿燭不知此時是什麼意思,但很舒服。

    一聊學院聊修行,便是一個時辰過去,他們間的話題,只要保持在學院和修行上,便不會出現代溝。

    見天邊已出現鮮紅的雲,夏蕭和阿燭各提一桶煤油,準備出發。因為夏蕭身上還有傷,所以姒天華和楊鋮帶着夏蕭和阿燭去了山中,等到時,才知他們為何要來這。或許是怕他們誤會,阿燭連忙說:

    「我只看看,不會耽誤時間的。」

    阿燭沒有回村中,即便夏蕭說可以去,她也只是站在山頂一處,看着其下幾間土泥瓦房,眼中流露些思念的情愫。上次回去,已是四個月前,時間過得很快。可越是如此,阿燭心裡越慌。

    此時已是黃昏,煙囪中升起的炊煙只剩幾縷,與戰場蒸籠般的白汽不同,儘是人間煙火氣。

    站在山上,任何東西都極為渺小,望不遠處的龍崗戰場,像無數黑點在移動。可阿燭的情緒依舊強烈,姥姥或許又只是做了鹹菜,即便家裡東西再多,她也想着節省,那是刻進骨子的習慣,也是她能憑微薄之力養活自己的重要原因。

    天逐漸黑了,等阿燭徹底看不到自己的小山村,才走到夏蕭身邊。

    山頂幾塊怪石上,夏蕭吃起飯糰,遞給阿燭兩個。見她愁眉苦臉,沒好氣的說:

    「你在那站了一個時辰,幹嘛不回去看看?」

    阿燭撅起小嘴,將臉扭到一邊,輕哼了一聲。

    「不能讓姥姥知道我上戰場。」

    「這麼懂事,姥姥知道會很感動。」

    「姥姥年紀大了,我有點害怕。」

    阿燭咬一口飯糰,便吃不下去了。她抱住夏蕭的胳膊,很緊很緊。可能是昨日接觸的傷員太多,可能是戰場上的屍體堆積成山,驚了她的心,她總覺得姥姥年紀那麼大,有一天會離自己而去。夏蕭正要笑話她,可感覺到阿燭不斷顫抖的身體,換了個腔調,安慰說:

    「上次回去的時候給姥姥吃了藥丸,雖說不是什麼靈丹妙藥,也不能長生不老,但能讓姥姥身體健康,多等你幾年。」

    阿燭聽師父說起過這事,當時極為感動,此時也滿腹感激,可眼淚就是不爭氣的往下流。

    生死真的很快,只那一瞬,便能令人陰陽相隔,永世不見。安慰的話夏蕭就會那幾句,此時反覆說不好,讓阿燭不哭也不要,便抽出她懷裡的手臂,放到她的背上,輕輕撫摸。

    戰場上積累的恐懼皆爆發出來,阿燭本修長的身形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吞天戰王 神幻之最 再睜眼,星途坦蕩 奧特曼格鬥戰記 超神學院之一生唯彥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