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四百四十八章 眾人請求與讓步(下)(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你們知道自己這一跪代表着什麼嗎?它證明不了你們有多麼迫切的愛國之心,只會證明你們沒有底線!你們的去留,以前由胡不歸決定,現在由我決定,因為我是山腰的首領,你們只要在山腰一天,在學院一天,就得聽我的!這是你們第一天進學院時學會的規矩,現在以下跪逼迫我,還有學子尊師之心嗎?」

    「你們以為自己很能是嗎?知道我為什麼不讓你們出去嗎?都豎起耳朵聽好了!你們大多枝茂,夏蕭尊境生果,但以你們的實力,即便回去,也影響不了戰局,甚至會死!你們的實力只夠去打些山賊流氓,海盜都打不過!你們太小看一國之力了,這是你們自大的根源!都說大夏的最高戰力是尊境生果,那你們知道有多少個尊境曲輪的存在嗎?你們皆知南商軍隊強,知道它的人數嗎?」

    「各國軍隊的規模人數君主掌握在心,可各國強者的人數,是世人所不知的。讀字閣 m.duzige.com只有我們,這些站在山腰之上,山頂之下的人才能窺視,甚至君主都沒資格過問!修行世界和俗世沒有相通的路,只看修行者是否願意走回來。你們是同窗,有情有義,不忍傷害對方,這一點我相信。在戰場上,你們或許會把對方打暈,藏在一個安全地,或將其扔到遠處去,令其不要插手自己的戰鬥,也能保證他不受傷,可你知道對方的強者都在盯着你們嗎?你們下不去手,他們卻沒任何理由留手。」

    最後一句話說得眾人背後發涼,一時不知該如何接。

    「你們進學院,上山腰,國家為你們驕傲,你們的名字在國內如雷貫耳,你們的聖上和家人恨不得將你們的成就宣傳到大荒之外去。山腰一百一十三位弟子,除了阿燭,誰的名字世人不知道?說不定再過段時間,阿燭的信息也要暴露,畢竟她也是大夏人,只是在大山深處。」

    笛木利掃視五十二人,那道簡潔無飾的視線,直穿他們的防禦和偽裝,似看透他心中所想,也令他們的堅決意志土崩瓦解,碎成一地。

    所有人皆沉默,包括王陵。他猛地不能代表所有人,因為他能對付的只有大夏士卒,將軍已夠嗆,更別說尊境曲輪的強者。生果境界的人他都沒信心斗過,他只是枝茂。一棵枝繁葉茂的元氣之樹,蘊含的元氣怎麼能和年輪多了好幾圈的大樹比?

    二十出頭的修行者,即便擁有天才之名,也依舊因為經驗不足和實力欠佳鬥不過老一輩的修行者,這是那些老一輩修行者會因為小輩的狂妄而不顧情面狠狠教訓的原因。年輕人多自大,但不可一世並不是優點,也不值得稱讚。

    王陵怕破壞自己在大家心中的形象,他不能自私的拿着所有人的性命去逞強和冒險,甚至自己的性命也不能那樣揮霍。可夏蕭這種事做得多,在所有人沉默,左膝又抬起時,他依舊雙膝跪下。

    夏蕭和笛木利對視,似乎在說自己的底線可以變,他想回去,可憑什麼?他最耀眼的遠道而來者的名頭,只會讓自己人敬畏,南商人最想殺掉他這個明日之星,那樣別說兩年後,就算五年後十年後,他們都將少一個阻礙。可夏蕭眼中有底氣,似面對一切都不會慌亂,而只要阿燭在,他就能平安無事的出學院再歸來。曉冉可以不跟着自己,蘇歡姒清靈也可以不回去,但只要有阿燭在,他就可以化解黑暗的威脅。

    即便夏蕭的眼神足夠真誠,笛木利也不可能讓步,他搖頭道:

    「不行!」

    夏蕭沉默不言,就跪在廳前院中,做着長期求情的打算。

    很多人都想放棄,可現在走也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你所謂的所謂 再睜眼,星途坦蕩 諜戰情網 皇都十八號 時時戀你于楓中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