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四百五十五章 世界寂靜奇妙(上)(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腳下是濃黑色的嗆人硝煙,代表着死亡和戰爭的殘酷,它們在綻放花朵般的元氣和氣浪下飄動,可地面依舊籠罩在黑煙里。七色字小說網http://m.qisezi.com這朵大花的覆蓋面是方圓十里,雖說遠處只能吹到些風,不能將人掀倒,可依舊令這個戰場走上一條偏離原先預想的路。

    風帶着嗆鼻味和人油燃燒出的黑煙從無數士卒的腿間身邊沖刷而過,而在大半個戰場都為其停下,蹲以穩住身形時,四道流光衝破濃煙,衝到空中的夏蕭身邊。

    拉開背後的背包拉鏈,夏蕭將流光帶來的捲軸放進去。這些捲軸里還有符陣,下次還能繼續用,他和阿燭帶的捲軸,可是川連師哥連同孫仲磊前輩一同結出的,以他當前的元氣一次用不完,也不忍心全部用掉。

    流光隨着夏蕭的手印入了五行空間,夏蕭一人站在空中,看向四周,似有所待。他看向地面戰場,看到其中又有刀光劍影閃起,沒有覺得意外,但那位曲輪強者呢?夏蕭在人群,在這片天地中找尋着他的位置,可遲遲沒有發現。直到他情非得已的散發出一道氣息,引起夏蕭朝其望去。

    地面的濃煙被曲輪強者的元氣扇走,令部分地面重回明朗之態。隔了數千米,見夏蕭正看自己,上了年紀的曲輪強者雙目中生出些恨意。上前時,王陵提醒:

    「小心些,他詭計很多。」

    雖說這曲輪強者王陵並不認識,可身為一國皇子,此時是該關心自己這方的局勢。聖人般的考慮大局,說死傷太多而停戰的話但凡是個人都說不出口。而那老者沒有因為王陵的提醒而感激,反而沒有好臉色的說:

    「皇子殿下,恕我直言,你還不如不回來,這個瘟神可能會改變戰局,影響我們今後的計劃。」

    倒不是老者對王陵不滿,而是後者和夏蕭完全沒法對比。這一點王陵知道,可心裡有些不是滋味。誰不想扶大廈之將傾,力挽狂瀾?可他已很努力,但那預言中的遠道而來者,他比不過。

    老者去時,王陵含怒凝眸,衝進大夏聯盟的陣營。他以為自己回來會受到和夏蕭相等的待遇,畢竟他的身份比夏蕭高太多,可他想多了,在只注重實力的南商,只看對這場侵略計劃的貢獻,身份那種東西,只是其次。

    既然如此,他便斗出自己的威名,令大夏聯盟知道,自己和夏蕭一同從學院來,不比他差!

    挺背,右臂穿甲,火龍與手臂合二為一。而那如成金屬甲冑的火龍頭,每一次被王陵轟出都有烈焰呼嘯。火焰猶如徑直前沖,發起奇襲的大蛇,朝各方而去,目標皆是大夏士卒。

    很多大夏人義憤填膺,但凡是個修行者,都想來阻攔這位來勢洶洶的皇子。這等待遇,令王陵心中有氣,夏蕭需曲輪強者出手,自己卻連生果境界的將軍都引不來?他再三發力,就是改變不了自己在眾人心中的印象,顯得他極弱。

    身側是一輪烈陽,頭頂是多雲蒼穹。這裡地勢高,純粹的藍天厚雲不算奇異,可夏蕭和曲輪強者站在其中,為其增添一股別樣的色彩,無比玄奧。他們立空對視,眼裡有謹慎和戰意,可誰都沒有動手。

    和曲輪交手,必須保證體內的元氣足夠,所以夏蕭令四獸回到五行空間,體內元氣也都迅速運轉,下一刻便可如離壩之水,山洪般衝垮路上所有的抵擋物。

    夏蕭和老者誰也沒有開口,誰也沒有令目光離開對方。夏蕭注意着四周的風,他怕老者突然對自己發起襲擊。那樣的進攻他還抵擋不住,起碼以現在這等姿態無法擋住。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天諭召喚 吞天戰王 超神學院之一生唯彥 王者之神秘商店 你所謂的所謂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