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四百五十四章 一朵多色元氣花(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刀劍金屬碰撞,火星寒光閃爍,在日光下猶如驚鴻一輪,似乍開於草原的銀花。燃字閣 http://m.ranzige.com這等花朵是驚艷是肅殺是死神,是野心也是護國之志。大夏聯盟一百二十萬軍隊已衝鋒大半,射列的弓箭手還在後方,與對方陣營展開着殊死拼搏的較量。

    箭矢在空中划過,避開前方戰場,以精準的打擊令南商士卒倒地,而蓄勢待發的騎兵,在一旁等候着戰爭稍有偏向。如果大夏的軍隊占據上風,大夏的騎兵會在南商黑騎未動手之前,將他們驅趕出這片天地,這裡世代是他們的家園!

    可這等幾率,小如滄海一石,因為南商人很有信心,他們覺得自己已所向披靡,所以今天派出的軍隊不過總人數的四分之一,但他們依舊覺得能給大夏聯盟一個下馬威,攻不過這道防線,也能令他們元氣大傷。黑騎蠢蠢欲動,他們才是南商除修行者外最強的戰力,他們能將整個戰場夷平!

    戰旗飄揚,其下的新兵和老兵以父子默契,斬殺一位健壯的南商士卒,可突如其來的契約獸,將他們一同按在爪下。鋒利的虎爪刺穿了甲冑,令他們皮膚被撕裂,直朝其下血肉骨骼而去,令兩人眼露驚慌。

    面對龐大之物,人有一股發自內心的恐懼,這等本能令他們慌亂,令他們喪失戰意。大獸轟雷般的呼聲下,腥臭氣息撲面而來,令兩人作嘔。垂涎隨着鮮血滴在二人臉上,在他們臉上流動划過,猶如他們自己的血已被抽出體內。

    可能到此為止了,新兵突然喪失生的希望,胸前強有力的獸爪已近奪走他的性命,他眼中看到幻覺,似已回到自己的故鄉,可它被蒙上一層鮮紅,似人間已成地獄。這等幻覺帶着痛意令新兵大聲慘叫,可突然有一股巨力,將他胸前的巨獸沖開。

    喘息聲極為粗重,新兵緩緩坐起,神色恍惚而呆滯,似見證不可思議之事。他見到四處有人倒下,有人又站起,還有刀劍有自己觸碰不得的元氣。所有東西都在盡力讓天地變得更混亂,而先前那頭被火光撞開的虎獸,此時已被那頭火焰中的怪物撕成碎片。之所以稱之為怪物,是因為新兵不知用什麼詞形容。

    不遠處,一位南商的修行者倒下。新兵見到,大腦重新恢復運作。他喘息聲粗重不斷,似在祈求,可很迷茫。他不禁想到夏蕭,那頭怪物是他的獸。可在他尋找着夏蕭時,身邊的父親在他眼前伸手。

    即便之前被按倒,也不忘揮舞長劍的老兵率先站起,拉起新兵後,被一道氣浪吸引目光。那是夏蕭展開雙翼浮空,而四周南商士卒皆亡。大夏將士為其騰開一個足夠誇大的位置,令其能施展足夠強的招數。

    見到夏蕭的將士們怒血而起,正如此時的新兵,心頭不知何處來的勇猛,令其跟隨父親一起,以身體的本能砍殺那些試圖侵占自己國家的南商敗類!

    夏蕭所在之地猶如戰旗豎立,他的面容和力量,令四周的士卒得到極強的鼓舞,拼了命般想守護自己的東西。而南商人見到夏蕭,皆故意躲避,不敢隨意發起進攻,因為那鳥人武士,已掀起一道狂風劍氣,猶如龍捲般貫穿半個戰場,令夏蕭朝內部而去。

    見夏蕭奔疾,王陵想向前,可有所猶豫,沒有立即靠近。他不想和夏蕭糾纏,自己打不過是原因,還有就是自己欠他人情!

    王陵轉身,迎向大夏的修行者,斬殺數人後又沖向夏蕭。當前不在學院,可他是南商皇子,是南商尊境枝茂的強者之一,不能坐視不管。

    極亂的戰場上,火龍從禍鬥頭頂飛過,後者雖怔了一下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致我的預言 傲嬌男神:嬌妻等一等 奧特曼格鬥戰記 魅,骨 天諭召喚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