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四百一十七章 人心如毒(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今日的戰鬥很精彩,第一場山崩,第二場詐謀,第三場石柱壓制雪崩,只有夏蕭所在的第四場沒鬧出什麼大動靜。墨子閣 m.mozige.com他的契約獸氣勢是強,可只有禍斗和自己出手,因為炸了半座山的熔漿和火焰極為常有,所以算不上是大場面。可明日,不會這麼簡單!

    夏蕭已做好十足的準備,他的準備是站上那座雪山,其餘的事,便看對手施展怎樣的招數。對方施展的招式越狠,他應對的手段越強。正好,他有領悟的新招式藏在心裡,如果明日值得自己用出,便是真正的天翻地覆。

    聯盟這邊極不安寧,今日出戰的人一死三傷,令人氣憤。五位首領聚在一起,商量的,也不再是明日的戰鬥。夏蕭的實力他們大概清楚,能輕鬆打敗羅晶和石永康中的任何一人,聽說他要挑戰兩人,就算輸給第二人,學院也還有三人。這場戰鬥,他們必輸無疑。可當前的憤怒之心令他們不想就此罷休,還想做些什麼,甚至想報復一下學院。可用毒這個方式,並不穩妥,因此他們沒有同意。

    夫盈子被傷,老谷主的臉色差得嚇人,恨不得將學院的人吃掉。他見其他四人沒有準確表態,冷聲道:

    「諸位若甘願自家弟子受此恥辱,便隨意你們便,反正我要下毒,我藥王谷什麼都缺,就是不缺無色無味的毒藥。等他們中毒後,雖說表面無事,可今後必將受到影響。」

    現在這個時候,誰心裡都有氣,但都有所收斂,不敢直接表明自己的意見。這顯然是條賊船,上去就難下來。真正敢第一個表態的是塔主,她語氣清冷,如一俏冷女子,在厭惡之事前毫不保留自己的意見,甚至毫不收斂自己的不看好和蔑視。

    「即便沒有大勢力之名,也應自重。將毒用在明面上是作戰方式,可暗自下毒,便是下三濫的做法,望各位好自為之。」

    任殿主想要挽留,說:

    「只是商議一下,不必動氣。」

    塔主禮也未行,便轉身離開,走得堅決。看着她遠去的背影,任殿主暗自搖頭。

    「恐怕她再也不會回來。」

    老一批的五大勢力,不會再有數千年前的凝聚力,更擰不成一股繩。可即便塔主離開,夫谷主還未放棄,他看着三人,一本正經的道:

    「諸位,學院欺人太甚,此次我們本就只有贏這一條出路。若輸,便是犧牲自己為他們漲了名聲,這樣可不行!我先前也軟弱,可我的女兒,殿主你的愛徒,嶺主你的親傳弟子,哪一個不是受盡恥辱?就算我們下毒,落得個小人之名又如何?我們現在連弟子都無法保護,今後還有什麼臉面收徒?而且明日一戰後,我們收到的徒恐怕會更少,那我們還需要這張老臉做什麼?當務之急,是留住身邊的人,而不是瞻前顧後。」

    夫谷主迫切想下毒,可自己一人,又怕令學院動怒,葬送藥王谷。所以只能勸導三人,將他們和自己綁在一起。那樣就算被滅,也算有個伴。做好事有功勞時,人的本性是獨占,誰都不會嫌棄自己功勞多或者金銀多。可在做壞事前,誰都需要拉上幾個同夥,這便是人的惡!

    「磨磨唧唧,我先表個態!」

    看任殿主和洪幫主一聲不吱,袁嶺主率先起身,壯碩的身材無比魁梧。他面孔嚴肅,令夫谷主注目期待。

    「這口氣反正我咽不下,我先問你,你的毒是什麼?」

    「大荒第一奇毒——含情損。」

    「作用?」

    「此毒無味無色,可溶於水,只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致我的預言 海棠志 彩色青春不打烊 皇都十八號 霸道校草王俊凱:甜寵乖乖寵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