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四百七十四章 逼向一條無頭路(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議事廳外,元氣飄動,如實物一般。一筆閣 www。yibige.com 更多好看小說它沒有呈現出類似水火的五行特徵,只有濃郁這一個特點。可這些純粹的元氣近乎沸騰,像開水一樣不斷上下起伏,似隨時會爆炸,產生毀天滅地的威力。

    廳內,櫃椅床桌皆破碎,四處狼狽不堪,似被強盜洗劫一空。而在正中心的位置,地面如蜘蛛紋般破碎,其中躺着一人,是王陵。他身上有薊老乾枯的手,看似無力,甚至一掰就斷,可令其動彈不得。

    薊老雪白的長須白胡無風自起,是玄奧是強大,而他面目冰冷,雙目睜似銅鈴,盯着王陵。

    「為何不聽我先前所說?你可知今早我南商又損失多少人?」

    「我……」

    轟——

    不知何時離開王陵胸膛的手掌已抬起,並再一次落下。它似撐天一柱,重量感十足,陡時令王陵一口鮮血噴出,氣息再度萎靡。

    薊老抬手落手的速度太快,只聽胸骨有骨裂聲,地面再現裂紋。而後,廳外地面都下陷,泥土青草皆被粉碎。

    士卒震驚,卻不敢言,不敢道說,但有副官跑到鐵面將軍那,稟道:

    「將軍,這都半個時辰了。」

    鐵面將軍忙着商議戰事,揮了揮手,讓其下去。

    「將軍,若殿下出事,陛下那邊恐怕不要交代。」

    呼一口氣,鐵面將軍放下手中的筆,一旁武將文臣皆沉默,聽其說:

    「事到如今,我們和殿下一樣,都難以向陛下交代。可只有薊老出手,我們才有改過的機會,也只有薊老出面,說他教訓過殿下,我們行軍才能繼續下去,不至於被陛下告回。殿下也才能逃脫這罪名,安然無恙的待在軍營,或回學院。」

    他搖頭嘆息,這其中的道理,懂得人自然懂。謀士暗自搖頭,不過殿下是該教訓了。將私人仇怨和太多的主觀臆斷拉到戰事中,本身便是一種錯誤,現在被薊老教訓,選擇去處總歸回去跪祠堂好。

    副官下去,不再管議事廳中傳出的怒吼。可外面有醫療隊等着,這可是當朝皇子,也只有薊老這等存在,才敢動手傷他。他能傷,他們可不能,他們得時刻準備着救助。

    「我先前說過,閉嘴!」

    議事廳里,王陵眼前已模糊,薊老的喝聲令其頭腦發熱,可他已難以做出任何動作。他就說了一個我字,便是杵逆了他?如果他實力足夠,不管薊老處於何種目的,他都要將其殺掉,令其再也不能對自己這麼說話。

    王陵耳中,薊老這老東西還在喋喋不休,他似有說不完的話,欲將罪名全都推到自己身上。可王陵不會承認,他不服,這分明就是對他不敬,就算他判斷有誤,也只能怪夏蕭太狡詐,而不是怪他!

    怒火和憎恨相加,令王陵即便睜不開眼,也有劇烈的波動。薊老意識到,又說:

    「王陵,我稱你一句殿下,是對你莫大的尊敬,可你身為皇子,就該懂得皇子該做什麼!你接到箭矢看到紙條,的確該引起重視,可我告訴過你,差不多就行了,不要沉溺進去。而且子時我告訴過你,若再不讓將士休息,大夏的軍隊會在翌日一早將我們重創,因為我們現在糧食不夠,睡眠都保障不好,誰去前方站崗埋伏?」

    「當時你說抓住夏蕭將其拿下,便有了人質號令大夏,便能令其輸。還能讓夏蕭回學院,不再插手戰事,這樣南商將少一道阻力。我不知道你和他到底在較什麼勁,可這是戰場!一百多萬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超神學院重生歸來 霸道校草王俊凱:甜寵乖乖寵 超神學院之一生唯彥 彩色青春不打烊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