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三百五十一章 沐浴、當鏡梳發(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手背上青筋顯然,像個氣急敗壞者,就要做出不顧後果之事。茶壺小說網 www.chahu123.com謝河林緊鎖的眼睛微抖,他的手掌,既然停在空中,半點都上前不得。

    「別碰他。」

    一道男聲,在大雨被衝破一道裂痕時發出,直入人耳。

    謝河林的手臂懸在空中,將其輕輕握住的鋼爪如鍘刀,只要他輕舉妄動,便能將其斬斷。因此,謝河林站在原地,真的一動不動。他看向眼前這鳥人,後者面孔剛毅,長發隨着風,在空中狂亂舞動。而那對鋒利能剪空氣的眼睛,令謝河林詫異。

    他從未見過這等人,露出衣袍的上身肌肉健壯,語氣和人類無異,可觸碰自己手臂的鋼爪,似再深入絲毫,便可洞穿他的手臂。那等鋒利,容不得任何質疑。

    謝河林想說些什麼,否則這動作,令人看着太過尷尬。因為句芒體內的完整五行,謝河林體內的元氣被強壓下去。頓時大雨沖刷,他再一次有了個落湯雞的下場。而耳邊的浩大雨聲,令謝河林心中生出些厭惡。

    「沒想到你們的等級這麼高。」

    「我們可不是普通荒獸可比的,回去好好讀讀歷史吧!」

    等夏蕭走出幾步,句芒才鬆開爪子。謝河林手臂終於能移動,可還是停了幾秒,才緩緩放下。

    「謝河林,若我二姐在南國受到任何來自你們的委屈,那把劍,將毫不停留的刺下去。」

    夏蕭在地面的積水中行走,聲音卻在謝河林耳邊永久徘徊。這道聲音裡帶着的寒意,令其心怵,甚至渾身發抖。

    「咳!」

    一口鮮血噴出,謝河林滿眼驚愕,這便是……遠道而來者嗎?

    夏蕭身後三頭契約獸跟隨,句芒兩米多高,渾身無雨滴沾濕。禍斗渾身冒着火焰,雨滴落在他身上,如落進火爐里的水滴,在滋滋聲中很快被蒸發成汽。小語走在最為靠後的位置,這麼多人的目光,她有些害怕,就連在空中飄動着的如夜幕藍天的深藍色長髮,都成了她羞澀的原因。

    一人三獸,行走數十米,而後夏蕭結印,他們一一消失於身後。可雨中漫步的景象,他們永遠不會忘記,因為剛才有一股元氣籠罩觀望台,似要將其毀滅,其中人都得死於鋒利的刀下。那是無形的威脅,可令南王記憶最為深刻的,是夏蕭的眼神。

    夏蕭雙目淡漠,這是他的招牌眼神,似對一切都不上心。而這道眼神,似乎沒將謝河林放在眼中,甚至沒將南國放在眼裡。

    每當南王想起這記眼神,就會自卑,他南國在大荒的地位本就不高,可還沒到這種地步吧?事實證明,南國確實已到那種地步,現在正是大夏危難之際,可他們並不仁義,這令他們本就不高的地位,再降幾分。

    今日事,在兩個時辰內傳遍了俞谷,也傳到大夏去,更傳到斟鄩,傳到皇宮中的姒易耳中。

    年輕的夏王拿着夏驚鴻的信,大笑時,這邊的婚禮也將開始。正是一天清晨時,夏婉沐浴,從水中出,帶起些水,灑在地上。婢女斂眸為其擦身,蕭蓉則在屏風外靜默等候。這位母親今日穿得華麗,可心情並不好。

    見夏婉出來,蕭蓉本能微笑,輕聲說:

    「娘為你打扮,你將是最漂亮的新娘。」

    夏婉抓住娘的手,這滄桑的手啊,拉住她許久。可現在,終算告終。從今日起,夏婉雖還是她親愛的女兒,可今後陪伴在她身邊的,已不是蕭蓉。

    曾有很多歲月,夏驚鴻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魅,骨 超神學院之一生唯彥 鳳鳴傾城:廢柴逆天二小姐 傲嬌男神:嬌妻等一等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