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三百五十四章 一刻春宵(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端起托盤,其上有魚湯糕點。愛字閣 m.aizige.com推門進時,其中有些昏黑,令謝毅心中一沉,覺得自己錯過了時辰。南國的婚禮在正午開辦,傍晚時結束,新娘大多只走個過場,便在房中開始漫長的等候。而那些八方賀詞,節目舞蹈,和新娘都沒關係。

    「久等了。」

    謝毅快步走到夏婉身前,將托盤放下,慢慢掀起她頭頂的紅蓋頭。其下佳人噙笑,不怒不惱,靜靜的注視着他,看着這位已是自己丈夫的南國皇子,以極為細膩的心思為自己端來魚湯。

    「餓了吧?快吃些點心。母親說,這些都是你最愛吃的。」

    夏婉接過碗,拿起湯匙,喝了些湯。謝毅將幾盞蠟燭點燃,聽夏婉以吟詩般的語氣說:

    「我先前吃了些東西,你不在的時候,我會照顧好自己,你也不用擔心。」

    謝毅回過頭看夏婉,後者比他大,可不到兩歲的距離,令其顯得比自己成熟很多,甚至有些穩重。可端正坐時的淡淡嬌羞,也令人愛憐。沉澱着無數文字的她,不是從表面就能全部看透的,所以引得謝毅想去探尋更深層次的她。

    坐在床邊,氣氛有點尷尬。按道理說,今晚是該洞房,可他們這才是第二次見面,這樣顯得太過草率。謝毅遲遲沒有動手,夏婉倒抬起玉手,慢慢將其腰帶解開。

    夏婉心思很深,她既然嫁了個過來,就必須得到謝毅的心。愚蠢的女人喜歡用身體討男人歡心,夏婉不同,她要讓謝毅陷入自己的溫柔鄉。雖說夏婉從未有過愛情的經驗,可她知道自己該怎樣做一名妻子,也知道謝毅喜歡怎樣的人。

    謝毅的心思並不難猜,他不只是標準的南國人,還是一位貨真價實的正人君子。因此,他不會像很多男人那樣現在就撲向夏婉,而是將其手腕輕輕抓住,示意不能繼續。

    「怎麼了?」

    「太早了。」

    夏婉嫣然一笑,房中燈燭皆無顏色,可她沒有反駁,只是像先前一樣坐在謝毅身邊,輕聲說:

    「那就等晚些。」

    夏婉不喜歡太過主動,做不出來投懷送抱的動作,也不會完全被動,先前她表達了自己的意思,現在又聽從謝毅的話,便是她的做事風格。若他想,他們是夫妻,男歡女愛的事並不為過,若謝毅不想,也可不做。

    一些女人覺得男人得到自己的身體便會滿足,會對自己負責,可大錯特錯。反而那些小心思,令她們墜入更深的卑賤地步,令她們覺得自己已付出很多。夏婉沒準備重蹈覆轍,所以有自己的想法。她要讓謝毅對自己有所依賴,這是保護自己的另一種做法。

    不得不說,讀書多到一定程度,心思必定縝密。比如此時的夏婉,知道主動打破沉默。今晚可以不做那事,可不能什麼都不說。

    謝毅滿臉通紅,雙目無神,夏婉問他:

    「喝醒酒湯嗎?」

    謝毅點頭,可反應慢了些,過了幾秒才端過夏婉早已準備好的湯。他正準備試溫度,夏婉又說:

    「已經涼了,喝吧。」

    謝毅一口氣喝完,逐漸有所好轉。他的腦海里有對夏婉的愧疚,也有自己的煩心事,這些東西堆積到一起,令其繼續沉默,看着地面發呆。

    「在想上山的事?」

    夏婉幽幽一句話,引起謝毅極為強烈的好奇。

    「你怎麼知道?」

    「蕭兒說,你最多能在俞谷待一個月,然後回學院參加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亂界之城 惡魔專屬愛:丫頭,你好甜 你所謂的所謂 海棠志 再睜眼,星途坦蕩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