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三百四十三章 半夜回家(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就着燭光,夏蕭看到阿燭落下幾點淚水,滴在地上。燃字閣 www.ranzige.com他該說些什麼的,可類似安慰的話顯得太過虛假,配不配得上那種話也沒必要。男女間的感情,從一開始,就註定有一方要辜負另一方。因此,夏蕭什麼都不說,他來辜負就好。

    端起小小的酒杯,夏蕭雙目深沉,抬手時將杯中酒水一飲而盡。夏蕭繼續啃雞爪,像無事人一般,可他心裡也不好受,不是因為有晝夜之紋所以必須拒絕阿燭,而是他不該對阿燭那麼好。

    一開始,夏蕭就有所顧忌,因此對她十分冷淡,可這個猶如暖陽的傢伙,總是在他眼前晃。過去三個多月,實力沒提升多少,倒是跑了不少地方。結局什麼也沒收穫,還落得這一出。

    夏蕭本以為最近再無他事,可以好好休息,沒想到這個看似簡單的願望,又落了空。起碼今天和明天,他心裡是不會好受的。阿燭不差,可惜喜歡上了自己,這是她做出的最大的錯誤決定。

    有的人不值得付出多餘的感情,比如現在的夏蕭,他有晝夜之紋束縛,離不開上善,否則會失去眼睛。他是不會捨棄眼睛的,因為阿燭清楚這一點,便起了身。

    夏蕭面無表情,雙目無神,盯着眼前的盤子。可其中的雞爪在他眼裡只剩一片微紅色的紅暈,嘴裡的辣味也無法刺激他的神經。他怔在原地,連阿燭起身都沒察覺,可聽到後者肚子的咕咕叫聲。

    扭頭,夏蕭和阿燭對視。後者憋屈着小臉,眉頭微微蹙着,但令她憂愁的,不是夏蕭拒絕自己,而是自己的表現。阿燭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他明明來之前就想出了對策,可當前的反應,不是她想要的。

    剛才她肚子叫了,有些尷尬。夏蕭看着自己幹嘛?阿燭愣了愣,然後肚子又響了。

    咕咕~

    這道聲音不算響,但令阿燭眉頭皺得更緊,她低頭看自己的肚子,真是不爭氣啊,偏偏這個時候叫。抬眸,阿燭看夏蕭,又是一次對視。可這次他們都堅持不住,終是噗哧一聲打破了凝固般的空氣。

    「餓壞了吧?快吃點,可香了。」

    「我做的能不香嗎?」

    阿燭氣沖沖的,呼出口氣,不要夏蕭手裡的飯糰。

    「我要吃肉。」

    阿燭猛地坐下,啃起雞爪,咬起野菜餅,裡面有臘肉粒,很香。

    只要吃起東西,阿燭的心情就好多了。忙碌了一下午,阿燭餓壞了,逐漸的飽腹感令她心情愉快了那麼一點。她一瞬明白,相比愛情那種飄渺的東西,還是飯菜能滿足自己。可有的話,必須說清楚。

    「對不起啊,我剛才就是一瞬間沒忍住,本來不想那樣的。」

    先前自己一哭,夏蕭也沉默,想必他心裡也不好受,所以阿燭才道歉。可夏蕭又倒一杯酒,遞給阿燭後,道:

    「沒事,乾杯。」

    阿燭這次喝得很慢,便沒了那種辣嗓子的感覺,反倒有一股熱流,下了胃,也上了頭。窗戶紙一捅破,就算平時再平常不過的沉默,現在也成了尷尬。阿燭覺得回不去了,可夏蕭突然冷不丁的冒出一句。

    「其實這樣也挺好的。」

    「戀人未滿,朋友之上嗎?」

    「喲,誰教你的?」

    「這種話不簡單嗎?我這麼聰明。」

    阿燭將雞爪啃的只剩個中指,對準夏蕭。後者見之笑罵:

    「一點形象都不要了?」

    「早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千百鍊 火影之貓與狐狸 春天到了百花開 陽光輕吻石橋 斗破蒼穹之石破天驚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