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三百零八章 卑賤生命的戰鬥(下)(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被切成九塊不規則形狀的擂台側面能見到許多熔漿和樹根,樹根待在原地,極為安靜。筆神閣 bishenge.com可熔漿往下流,往山腰滴,如一場滂沱大雨。雨滴大的嚇人,還冒着熱氣。

    若它們落到地面,很快便會在一陣青煙中融化出坑洞。因此,胡不歸抬手,以一股元氣做托盤,將整個擂台護在裡面。

    「盡情鬧吧!」

    胡不歸自言自語,想着這場戰鬥肯定要以一方失敗而告終,但不管是用何種手段,他們都必須令夏蕭活下來。這個問題胡不歸和很多人都商議過,金靈獸作為神留之物,今後的力量難以想象。可將它留在夏蕭體內,才是利益最大化。

    金靈獸迫不及待的想離開,他有自己要做的事,可待在夏蕭體內,他做事的速度會很慢,有的事刻不容緩。因此,一個削剪腦袋要走,一個拼了命要留,真是一場意義不大,可必須進行的戰鬥。

    這場戰鬥進行到現在十分精彩,夏蕭施展了很多從未施展過的招數,比如當前這道匯集多種元氣的斬擊,他先前從未展現。

    招數不是兒戲,一出現便是為了殺人。夏蕭高舉的朴刀刀刃下卷積熾熱的火行元氣,其上雷電和大風呼嘯,令其斬落之際,劈開束縛神劍的熔漿,直傷其劍身。

    夏蕭眼中,一陣熔漿帶淬火,像一朵極為璀璨的炙熱之花,盛放在空中,也在其眼中映出。

    「讓你再狂!」

    向來有自知之明的夏蕭懂得自己有幾斤幾兩,因此緊咬牙關,耗費全力,將體內所有力量都往朴刀上涌。好不容易有機會,他定要讓後者受傷。

    地上的禍斗掌管着束縛神劍的熔漿大柱,將其退路截斷。空中四周的句芒帶着風,將夏蕭和其包圍,令其難逃。這準備已久的招式,會令金靈獸在熔漿和雷漿之下變成赤紅色。高度加溫對金屬而言,是一大難題。

    熔漿加雷漿的雷電轟炸令空中不斷發出響聲,像歲歲年年福星高照下的破竹。其下,夏蕭面孔被烤的發紅髮燙,神劍的劍身,也逐漸有了紅斑,像即將被融化。這股熾熱從未因時間的正常而減弱,夏蕭額頭的汗直接蒸發成汽,便知道有多熱。

    高溫下,神劍在顫抖,其中的劍氣蓄勢待發。它堅韌的等待着夏蕭多釋放一些元氣,然後進行連環的致命打擊。

    金靈獸一開始很期待這次戰鬥,因為他想讓夏蕭知道他們之間的差距,好讓其死得其所。可因為金行和夏蕭微弱的聯繫,他的實力受限,面對擅用五行克制的夏蕭,既然一直占不到上風,甚至有旗鼓相當的感覺。金靈獸不需要打成平手,因此,他將加強攻勢。

    閃電的拍擊令淬火一團一團的往四處冒,在其元氣稍有減弱時,一股劍氣直衝夏蕭胸膛。

    木甲破成碎片,灑在空中。夏蕭身體後退時,頭頂不知從何處落下一把大劍,朝夏蕭徑直刺下。

    先前的戰局一瞬改變,夏蕭被衝到本就傾斜的擂台上,渾身是劍傷。擂台傾斜的厲害,夏蕭滾動無數次,通過將朴刀插進地中才算勉強停下。他不顧傷勢的煽動羽翼,結起手印。

    「這將是我們的真正差距。」

    幽幽話中,一股黑紫色之氣從神劍中湧出,雖說帶着少數金屬的赤紅,可還是和先前一樣,化作一位靈活的披甲武士。武士渾身甲冑的熾熱難以在短時間冷下去,可並不妨礙他舉劍。一瞬,神威盡顯,萬千刀劍凝聚於身體四周。

    刀劍有形,且攜帶元氣,落下時將擂台瓜分,夏蕭只能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北風歸 亂界之城 海棠志 致我的預言 奧特曼格鬥戰記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