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三百九十三章 不可知之地的哀嚎(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阿燭一直在等夏蕭從天空下來,先前他和那位神秘的老者戰的那麼激烈,肯定受了傷。筆神閣 bishenge.com可他始終和大師姐站在蒼穹上,什麼也不說,什麼也不做,只是沉默。

    「放心吧,他沒事。」

    句芒突然安慰起阿燭,隨後走進身邊出現的靈契空間。他和小語回到自己的空間,阿燭的頭頂,終於有一輪符陣顯現。

    這輪金色的符陣他們等了三個時辰,此時終於到了,它將帶他們離開這個詭異的地方。可在阿燭的身體漂浮到空中,朝符陣而去時,夏蕭還站在原先的蒼穹中。等其徹底消失於此地,他還在那,沒有立即回學院。他和大師姐在等笛木利歸來,等其狼狽回來,和夏蕭的對視中,多了些凝重。

    夏蕭承擔的向來不算少,可事情只會更多,兒時想的長大了就不用寫作業了其實是個很單純天真,甚至愚蠢的想法。長大了,確實不會有作業,可面臨的事,遠遠不及寫作業來的簡單容易。

    每一個年齡,都有自己應做的事,隨着年齡的疊加,考慮的事往往更多。可夏蕭要做的,早已超乎這個年齡該做的事。現在別的學子回到學院,可以和其他人暢談,聊聊自己大難不死的幸運和今後要為學院做的事,否則對不起為自己而死的教員。可夏蕭回去,還是沉默,因為接觸到的事,誰也不知真相。

    大師姐和笛木利有些同情夏蕭,他們尚且有一個不錯的童年和美滿的學院生活,可看夏蕭,整日憂心忡忡,倒不是庸人自擾,而是事多且深奧。又待了一會,他們準備回去,臨走前一人說了一句話,算對這件事的總結,也是對夏蕭的教導。

    「以前的事誰也不知真相,即便清尋子來,也說不出個大概,所以他們的話,聽聽就好,不必做什麼改變,也不必強求自己改變思想。人類向來把自己願意相信的情況當做事實,你懂得。」

    「過去的事都過去了,我們沒有機會去現場目睹,也沒機會改變歷史,所以隨它發展吧,我們只是順應歷史者,難以強行改變。」

    大師姐說的有道理,夏蕭覺得人類就是那種生物。而笛木利說的,卻令夏蕭有其他想法。過去的事是無法改變,即便穿越回去,也難以改變。否則穿越回去改變成功,阻止一件事的爆發,許多年後的自己為何又要回去?可他們既是順應歷史者,也是創造歷史者。

    夏蕭一開始還覺得笛木利說的不對,可又逐漸覺得,自己所認為的創造歷史,可能真的只是順應了歷史而已,否則如何創造出歷史?歷史在這個時間段需要大量的修行者,元氣便孕育出修行者,如果不需要那麼多,世人的筋脈天賦還是天地元氣,都會隨之改變,那些東西始終是修行路上的巨大阻礙。

    歷史和時間有關,都是極為深奧的問題,夏蕭沒有通過思考得出自己想要的結果,便離開了這,和笛木利一起入了符陣。大師姐沒有立即離開,她站在天地間,看着大海,總覺得深溟之下的封印很不牢固。

    或許是心理原因,大師姐丟下一片桃花才算心安。桃花沒有飄在海面,而是下沉,它穿過清澈的陽光海域,從溫暖的水域逐漸到了冰水的區域。水中的光亮消失,桃花如鉛石般重,徑直向下墜落。

    桃花不知飄了多久,可落在封印上時,帶着一道光將其籠罩。雖說大師姐的力量遠遠比不上這道封印,可在封印破開時,她會第一個知道。可無論是大師姐還是其他人,都不知深淵中究竟有什麼,只是哀怨之氣在方圓百里飄蕩,令一切生靈都成了屍骨。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你所謂的所謂 王者之神秘商店 致我的預言 奧特曼格鬥戰記 再睜眼,星途坦蕩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