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三百八十八章 神的烙印(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夏蕭總是被莫名其妙的話攪得心煩,什麼三萬年前的事,什麼雀旦,他連聽到過最多的靈契之主都不知道姓名。筆神閣 www.bishenge。com可現在,那位未曾見過面貌,也不知道名字的老者,告訴自己他要毀滅大荒。

    這段時間,想毀滅大荒的人很多,一個個鑽出來冒充自己是魔神,要毀滅世界。汪浩然沒有那個實力,這位老者應該有,可淹沒陸地的理由,是否像他所說,還是給自己的無禮行為找了個藉口?

    得到靈契之祖烙印的夏蕭,一直覺得自己也有着使命。他從未正視自己肩上的使命,但因為舒霜,選擇和黑氣抗爭到底。夏蕭好不容易有了更大的抱負,擔起他不願承受的擔子,可那老者又說,他只是語尚言,也就是靈契之祖的工具。

    夏蕭的意志足夠堅定,不會因為對方的幾句話而完全動搖,可完全不在意也不可能。但她如何吸食自己的力量?那為何遲遲不下手?莫非在將自己養大,等自己擁有足夠強的力量再吸收?

    想到養豬法則時,夏蕭心裡一顫,覺得有些可能。所謂養豬法則,便是得到一頭小豬,無論當前有多餓,甚至將死,都不會將其殺掉吃肉,而是令其長大。這樣一來,不久後的一天,將得到更多的食物。

    語尚言,這個顯得十分文藝動聽的名字夏蕭並未熟悉,可她是否真的藏在某處,等待着自己成為足夠強的人,然後將自己吞食。可她究竟藏在何處?夏蕭抬頭,此時日月同天,蒼穹的顏色,逐漸暗了。

    當前的情況沒有給夏蕭足夠的時間思考,和往常一樣,以他當前山腰的高度,就算將腦袋想破,也不會知道雲巔之上所能看到的東西。而眼中如海的蒼穹,遼闊無邊,逐漸落下,以能威脅到所有人的姿態降臨。

    「都過來!」

    李輪溟喊着,站到夏蕭身前,以其為中心,聚集着四方學子和教員。教員們即便身上有傷,也伸出了援助之手,將學子們帶到大部隊中。

    等所有人聚集,李輪溟才算安心那麼一點。可看向遠處的戰鬥,有些焦急。他能感受到笛木利的氣息,能感受到後者正承受痛苦,甚至咬着牙在堅持。可他們站在此處,也應該做些什麼才是。

    若是往常,李輪溟肯定會讓學子們先走,可現在還不到三個時辰,學院的符陣還沒有完成架橋,無法將他們帶回去。而在這片海上,無論跑多遠,都無法逃出能將笛木利前輩戰勝的老者手心。

    「布陣!」

    笛木利不在,李輪溟理應成為領頭者。他和眾教員圍成一個圈,手印相互配合,元氣為之調用,施展出一道極為寬大的符陣,將三十位學子保護於其下。這是學院在他們成為教員時教他們的符陣,旨在保護學子,也代表着犧牲自己。

    符陣有三十四個邊,代表三十四位教員。外人想將符陣毀滅,傷到其下人,必須先將他們殺死。體會到這道符陣的堅硬和用意時,學子們看向教員,眼中浮現些無上的敬佩。他們從走上山腰開始,才真正接觸學院的核心。可這些教員時刻展現出來的,都將成為他們腦海深處的東西,並改變他們今後的選擇。

    學子們也曾為教員的行為疑惑,他們未必會留在學院,還付出這麼多,真的有意義嗎?可他們特定教員告訴他們的,是一顆仁愛的心。學子年幼,有更好的機會飛上更廣闊的藍天,他們這些老一輩的人,就該去保護。這是學院的意識,因為教員的教員,也是這麼做的。

    一代接一代的保護,老一輩的犧牲和新一輩的誕生,是學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再睜眼,星途坦蕩 火爆小鳳凰 鳳鳴傾城:廢柴逆天二小姐 超神學院之一生唯彥 傲嬌男神:嬌妻等一等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