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三百七十四章 被背回來的人(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神符師將符陣中的情況告知笛木利,後者通過一場會議,令教員們帶着消息找到自己的學生,將整件事的來龍去脈說清。筆言閣 m.biyange.com 更多好看小說這件事比較複雜,理解起來較難,可在說通後,教員們紛紛叮囑。今後從外界回到學院,一定要注意身上有無外人元氣,切不可再出現元氣隨着學子進入符陣的情況。

    事情是這樣的,神符師在修補符陣的過程中,發現寄生蟲般藏在符陣中的元氣。它所藏位置隱秘,處在學院通向外界的數多分岔口中。因此,只要有人出學院,便能被那股元氣的主人感知,這股陰邪的做法,按道理來說比較容易被發現。可那股元氣像縮頭魚虱般咬掉了魚的舌頭,代替起它的功能。

    符陣中的小部分元氣被那股外侵元氣壓了下去,因此,後者代替起原生元氣的作用。整個符陣脈絡巨大,元氣最混亂之處,便是通向各處的岔口,因為所到位置不同,或多或少會沾染一些外界的元氣。加上那股元氣氣息特殊,即便神符師也沒在其入侵時發現。雖然藉口很多,可還是他長期沒有檢查符陣的結果。

    在神符師做出詳細的自我檢討,並將今後符陣檢查的周期從一個季度縮短到一個月一次時,學院可以徹底放心符陣的事。但誰也不知道那股元氣是如何到達符陣中那個位置的,按道理來說,符陣雖然能通向很多地方,也會沾染一些無主的元氣,可怎麼也不會深入到那。這麼來看,只有一種可能,便是那股元氣,是跟着學子們進來的。

    這個判斷由神符師提出,他是最了解自己符陣的人。而且根據精確的分析,可知那股元氣在學院已待一月。這個時間,可能因為元氣的自我消逝而有偏差,但起碼可知,對手肯定對學院有所了解。

    其實無論是神符師還是其他教員,都不願面對當前的情況。接受過學院教育的人,既然和學院反目成仇,真是件難以理解的事。他們的心該是有狹小,才會覺得學院無償給予他們的教育都是理所應當的義務?

    神符師在工作之餘,想起那些聯盟中人,不由搖頭。因自己的私念而走上歪路,今後就難以回頭。那種怨恨和嫉妒的深淵,一旦墜落,並鬆開陡崖上的樹枝枝椏,便會徹底下去,再也上不來。

    面朝高大的書架,燭光照亮神符師稜角分明的英俊面孔,它面無表情,只有一對深邃的雙眼流露着內心的惋惜和悲憤。世上修行者本就不多,一百人中出一個都難。而為了修行,各方勢力都費盡心思,無論是在學院還是在國度,既然是修行者,就該承擔起自己的責任。但那些有幸修行的人,既然被人的惡性沖昏頭腦,白送性命,真是件令人頭疼的事!

    「仲磊兄,如何?」

    這位一舉一動都謙謙有禮,優雅溫柔到骨子裡的神符師扭頭,對所來的笛木利行禮。他雖說比笛木利大上一屆,可看起來要年輕很多。光是一頭烏黑的頭髮,便比笛木利花白的雙鬢和鬍鬚好些。

    符師能運用的元氣比武者多,因此年齡成了一個虛假的東西。可年齡容易掩蓋,才華和能力卻很難不體現,因為它們呈現在言行舉止,甚至目光談吐中。

    神符師原名孫仲磊,原南國人,在身後極厚的檔案自行翻動時,他纖長如女子的手指繞起一絲元氣。純淨的元氣中有一道金黃色光浮現,見其,笛木利暗喜,找到就能更好入手那聯盟的事。它們的神秘面紗,也要被掀開最為重要的一角。

    「找到了,果真是曾經的學子,而且和我同屆同班。」

    能在符陣中動手腳,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穿越之無限錄 神幻之最 萬界之至尊無上 你所謂的所謂 再睜眼,星途坦蕩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