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二百六十三章 龍宮,黑與藍的空城(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一小縷黑氣縈繞桃花花瓣,令夏蕭朝海底山坡下方邁出的腳掌僵住。看小說網 m.kanxiaoshuo.net即便這絲黑氣少的可憐,比起俞谷舊塔里的黑氣不值一提,可他還是極為謹慎。

    阿燭和小語靠在一起,看夏蕭抬起手臂,朝向遠處的龍宮。此處葬了無數海浪,海流極小,只翻滾砂石,因此感應精準穩定,誤差極小。

    望着龍宮許久,夏蕭才收起花瓣。

    「走吧,應該沒事。」

    俞谷舊塔中,桃花瓣被黑氣纏繞,險些就要被其覆蓋,可那根本沒有女人的蹤影,只是她待過而已。那這縷極少的黑氣,說不定也只是那傢伙殘留的一絲氣息,或者一聲極輕的嘆氣。但小心就好,不至於轉身離開,俞谷的經驗告訴夏蕭,桃花花瓣的感應會隨距離而定,他們必須再往前些。

    石柱雙雙並立,相隔距離甚遠,這肯定是條通道沒錯,可該是多麼高大的人,才能享有這麼寬大的路?夏蕭想起小語,她今後肯定也會長得很大,成為人魚公主那樣巨大溫柔的存在。

    夏蕭朝其伸手,想讓後者欣賞一下這通向宏偉殿堂的路,想對她說,今後我也給你在契約空間造一個。以後你將是自己的女王,任何人都將臣服於你,不用害怕。夏蕭扭頭,卻見手臂那旁,小語極為害怕的後退,像條件反射。她肩膀還紅着,有着幾塊淤青和幾道指甲劃出的傷痕。

    小語躲在石柱後,眼角殘留淚珠,她怯生生的看着夏蕭,令他突然覺得陌生。他和小語的距離好不容易拉近,因為之前的行為,現在又忽的遠了。小語肩上的傷還沒癒合,夏蕭心裡又裂開傷口。

    誰願意傷害自己的同伴?可夏蕭真的兩難。他雙手開始結印,讓阿燭回契約空間。當她身邊的空間被撕開一道裂口,露出另一片深藍,小語毫不猶豫的鑽進,回到自己的海洋。她不討厭夏蕭,可就是害怕,她在自己的聖壇上哭泣,驚得三條小魚都遊了過來,紛紛安慰。

    夏蕭和舒霜放進這片空間的三條小魚都變了樣。額頭微扁,可有血紅雙角的金魚彰顯出些霸氣,護在小語身側,令其成了一頭依靠大鯊的小魚。它性情勇猛,嘶吼出聲,似想幫小語揍夏蕭。可她抓住它頭頂的角,令其溫順的待在身旁。

    細長的藍魚如龍,環繞小語和金魚。其下的大灰魚鼓成一個球,令小語可以坐在上面。深海的聖壇上,沒有任何簡陋或高貴的殿堂,可小人魚成了三魚的小女王。她聳着肩膀,放聲哭泣,三條魚兒極有耐心,以巨大之態默默陪着阿燭。

    契約空間外,夏蕭心情壓抑,他能感覺到小語在哭泣。只要契約空間有巨大的情緒波動,他都將感知,可他現在沒法去安慰。他只是與阿燭繼續深入,走過這極為漫長的通道,前往它盡頭的龍宮殿堂。

    一路走過很多城,見到很多房。可這城這房,雖說有城牆有房頂,可和人類的建築大不相同。它們沒有門檻,地基極高,令夏蕭不由懷疑,這所謂的遺落之國,是否根本不是因為地質變遷而落入海中的珍寶,而是原本就屬於海洋?

    一扇石門上,銘刻着一些圖案,夏蕭靠近去看。圖案像人,可手腳如扇,恐怕是蹼,莫非世上真有這樣的存在?夏蕭着迷般四下環視,想着他們生活在此處時的場景,想着他們隨着這條龍獸穿梭於海底各處的艱難。

    「夏蕭?」

    阿燭叫一聲他,令其猛地緩過神。

    「你怎麼了?」

    「沒事。」

    可能是因為小語的情緒,夏蕭有些失神,甚至忘了正經事。現在可不是當考古學家的時候,這些古老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鳳鳴傾城:廢柴逆天二小姐 彩色青春不打烊 穿越之無限錄 網遊之重回歷史 雪獸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