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二百六十二章 龍宮,黑與藍的搭配(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就那麼一瞬間,阿燭就不見了,即便夏蕭再心細,也沒注意到她的去向。文字谷 www.wenzigu.com夏蕭匆忙四下環視,有一種憋了尿的急意。可他眼中,只有一片黑色,其餘什麼都沒有。感知氣息,也沒有絲毫結果。

    平時夏蕭將阿燭帶在身邊,一是為了保護自己的氣息不外露,二是因為阿燭無法控制自己的氣息,它就那麼關閉,像一扇不對大荒打開的門,只有吸收大荒元氣的份,沒有大荒感知她的可能。此時正是因為讓自己受益的這點,令夏蕭沒了轍,他根本找不到阿燭。

    「小語!」

    夏蕭現在只能靠她,自己對水的感知能力都是從小語這得到的。後者對其的操控,肯定遠超自己,所以夏蕭想讓小語感知水,從而感應阿燭。他做不到的事,小語說不定能做到。可她似很害怕,擰着眉,不斷遠離夏蕭,那後退的樣,似夏蕭如一惡魔。

    「過來!」

    這是小語第一次說話,無比顫抖,帶着可憐巴巴的哭腔,像被欺負。她聲音清脆尖長,可更多的,還是畏懼。夏蕭和那明亮的眼睛對視,看出驚恐,回頭時雖只是一片黑暗,可也謹慎起來。

    「小語,將其照亮!」

    小語雙臂顫抖,難以動彈,可夏蕭游到她身邊,將其雙肩抓住。

    「小語,抓緊時間,你可以的!」

    小語連連點頭,抬起雙手,可呼吸急促,有些慌亂,因此手掌中的光,只是照亮四周幾米。

    這樣下去可不行,已經快過去一分鐘了。若是再慢些,阿燭死在此處,他就罪過大了。雙手再次抓住小語的柔肩,夏蕭雙手用力,令其肩膀一瞬紫紅。本就怕疼的小語想掙扎出夏蕭的手掌,可背着朴刀的後者對她怒吼。

    「小語!我們已經失去舒霜了,不能再失去阿燭!」

    小語哭了,淚如珍珠,夏蕭眼角也落下淚,滴在七彩的泡泡里。

    舒霜是小語的痛,是夏蕭的痛。他不該用這等事來刺激她,可夏蕭一直道歉,一直說對不起,阿燭還是哭了。他在心裡道歉的,他對不起舒霜,對不起小語,可不能對不起陌生的阿燭。

    對夏蕭而言,阿燭還是陌生人,一個最熟悉的陌生人,他將其帶出學院,就要將回去,親手交給前輩。

    小語不停掉珍珠,最後嗓音嘶啞,哭到失聲。她痛苦的聲音下,有着蹼的雙手疊在一起,而後閃出一道極為明亮的光。

    光很柔和,可突然出現在黑暗,顯得有些刺眼。方圓四里的黑暗生物都慘叫起來,本就極弱的視力,被刺激得沒了任何用處。夏蕭於光中睜大眼,看到眼前生物時,一手拉住小語,將其護在自己身後。

    只見,眼前比自己大了數百倍的龍獸無比猙獰,牛鼻子出奇的大,其下兩排龍牙如山般巨大,且尖銳鋒利。那兩撇鬍鬚更是粗大,猶如兩根漸細的長柱。其後的一對龍眼中,閃着灼灼龍威,似要於此處將夏蕭吞入肚裡。

    這種傳統的龍獸,夏蕭並不少見,可它似乎不是活物。夏蕭足夠冷靜,先前的龍威如龍獸復活,頂着濤濤海水,就要向其而來。可只要細心,便能發現這傢伙只是待在原地,只有極為微薄的呼吸,但沒任何元氣波動。

    小語還沒反應過來時,夏蕭道

    「在這等我!」

    說完,他握着朴刀,身體中元氣一震,衝出一連串氣泡。站在氣泡之前,夏蕭鑽進龍獸的鼻子,朝其深處而去。四周再一次黑暗,可夏蕭手中的朴刀閃耀出猩紅色的光。他雖然不確定阿燭是否在裡面,可只有龍鼻子裡有水流動。

    因為怕刀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端腦宇宙 皇都十八號 王者之神秘商店 霸道校草王俊凱:甜寵乖乖寵 無敵寫作系統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