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記錄 |

第二百五十六章 大雨小雨,南國本色(1 / 3)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

    「前輩,塔被拆了!」

    阿燭還是醉醺醺的,一回來便躺回床上。筆下樂  m.bixiale.com夏蕭若不是怕自己氣息暴露,肯定讓她睡了,背着一個大姑娘在外面亂晃,像個神經病。若她開心一些,露出張笑臉還好,可她死豬般躺在自己背上,雙手一搭,左右晃悠,像被自己迷暈。一路上,夏蕭不知用眼神喝退多少人。

    一回客棧,夏蕭便轉述情況,徹夜未眠的胡不歸道

    「沒關係,去下一處吧!紋路含義我已破解,只是殘損的祭祀符陣碎片。」

    這個名詞夏蕭聽着陌生,便問,胡不歸回答起來簡練,可這些,都是他整夜的調查結果。

    「這個符陣會提高魔道人的吸收上限,能一次性更多的提升自身的實力。除此之外,沒什麼特別的,因為只是碎片,今後也難以被催動。南國人將其拆了更好,沒了載體,力量會在磚礫中消散。」

    夏蕭於符陣前點頭,可對魔道的畏懼,不比那黑暗少。只是一道碎片,就險些令自己和阿燭神智盡亂,撇開別的不說,真是了不得。

    「到達龍宮後,我再向您匯報情況。」

    手中符陣化作一地光屑,最後消失在地板上,這便算一道符陣的生命盡頭。因為夏蕭不是符師,一般的符陣便成了一次性消耗品,這等用來通訊的符陣能反覆使用,夏蕭只要用元氣將其充盈就好。可若是框架散了,他也沒法修補,便會像此時一樣散成一地光點。

    現在無事,夏蕭便在房間修行,可一直到晚上,阿燭都沒醒。夏蕭怕阿燭耽誤行程,畢竟今後的路,都得他們自己走,不能再使用學院的符陣。也就是說,他們的時間遠沒有看上去那麼寬裕。夏蕭也算長了個記性,阿燭酒量不行,今後不能讓她喝酒。

    「咦~天怎麼還沒亮啊?我還以為自己要睡到明天早上。」

    「已經是早上了,只不過是陰天。」

    夏蕭說着,將背包扔給阿燭。

    「又去哪啊?」

    「去江邊,乘舟去海口。」

    阿燭點了點頭,跟了上去。

    與其說今日是陰天,不如說漆黑如夜。天空烏雲密布,層層重疊,哪怕一點陽光都被擋在外面,其中暴雨如傾下的海,雨水不斷沖刷人世。

    這座大城被雨水籠罩,這麼大的雨,夏蕭還是第一次見,可這裡的人似司空見慣。大雨小雨,都是南國本色。昨日倒塌的留仙居還擺在原地,其後的院子裡擠着很多年輕美貌的女子,這雨打的瓦片脆響,似要碎裂,可無雨水滴下,只是她們都擔心起輕葉兒來。

    一片小小的葉子,在暴雨里很容易便會被撕碎,就此喪命也不是沒有可能。可她們希望啊,一定要平安。

    老鴇婆子嚷嚷着,叫她們排一出新曲,而後找下人準備火鍋去。這天氣,就得吃熱騰騰的飯菜,燙的冒淚才好,否則這心,可就真的涼了。

    夏蕭撐着一把大紅傘,出發前,他再三猶豫,可還是帶在了身上。他將撐着這把傘走半個大荒,只為給舒霜報仇。

    巷子裡的水溝漫了出來,魚兒便到地上游,算了解魚生一個心愿。夏蕭和阿燭從其身邊走過,身穿一身黑衣,在雨中格外醉人,也飄散着俠客之氣,只是少了幾分瀟灑,多了些束縛和困境。可無論如何,兩人的背影還是很正經的,只是說的話,令人聽着跳戲。

    「說實話!你是不是對我做了什麼?」

    「什麼意思?」

    「我胸口疼。」

    阿燭看着前方的路,揉了揉胸口,真的有些疼,她懷疑夏蕭趁着自己睡着

玄機夢境作品:龍翔馭天  光之隱曜  
類似:海棠志 致我的預言 天諭召喚 我給神仙做直播 端腦宇宙 

加入書籤

書頁/目錄

語言選擇